2010年10月22日星期五

姜维平:薄熙来攀比习近平

今年7月30日,薄熙来在重庆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2周年,举办了“红色经典歌曲演唱会”,此举非同小可,因为他在会上不仅邀请了贺龙的女儿贺黎明与母亲薛明,给足了她们面子,而且还就邓小平太太卓琳去世一事,发表了一篇异乎寻常的即席讲话,第一次强调“团结在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周围”,由此透露出中共高层在新疆事件之后产生的分裂与内斗,以及两派均向军队争宠的信息。所以这次演唱会如同此前薄熙来进京主办会议,高调纪念“中共中央南方局”一样,既是向中央高层示威,又是在与“储君”习近平攀比,充分暴露了他争当中共一把手的政治野心。

嫉恨习近平由来已久

薄熙来是恢复高考后,通过全国77级第一批通考进入北大校园的,虽然他分数差12分不够录取,但薄一波求情于邓小平,邓秘书一句话,走后门进了校门,尽管如此,他也瞧不起习近平。因为习是“工农兵学员”。早在1984年底,薄刚从北京空降到大连金县{后改金州区}任副书记后不久,在金州宾馆举办的一次“小哥们沙龙”聚会上,他的一个哥们问他,听说习近平也想学习李向南{电视剧《新星》中的县委书记},他到了河北省正定县当干部?薄熙来那时正被大连市副市长唐某舜排斥,小哥们沙龙才6个人,所以他不敢得罪这批所谓“患难之交”,性情还算温和,他显出不屑一顾的神情说,他算个什么?工农兵学员!......此时,与薄同时曾于1982年在国务院办公厅任职的习近平,下派到河北省正定县当副书记,与薄开始了争当“革命红色接班人”的马拉松式长跑,他们同时起步,同一个目标,但命中注定不能同一个终点。从1984年到2000年底,我可以证明,虽然邓小平之子,王震之子,陈云之孙,李铁映之子,叶挺之子等,许多太子党都争先恐后去大连掏金,薄用廉价土地等经济利益抵消或稀释了他们父辈之间的恩怨,与其结成了既得利益集团,但习近平与他绝无任何往来,我印象中薄从未在大连接待过习近平,也未曾有过此类耳语。

俗话讲:同行是怨家。别看习薄都是太子党,但他们之间早已存在着很深的芥蒂。这一点从薄在1988年后任中共大连市委宣传部长期间的言谈举止中可以断定。当时市委书记毕某桢等人看不上他,逼得他靠近主管宣传的副书记于学祥,而且更把几个处级干部当成知已。据接近薄的两个处长王某强与张某某披露,他们说他最恨江青,毛泽东,因为他们家的人都受到这两个人的残酷迫害,不仅丢了官职,而且还坐了大牢,但邓小平不敢全盘否认毛,就把建国后的坏事全推到江青等“四人帮”身上,这样才赢得了人心。并说,我们都是这么明智。在谈到坐牢时,薄说他吃了很多苦,不仅吃不饱,还被狱老大打骂,有一次把他膝盖骨打坏了......在谈到张锦华{与其同时到大连金州任职,当时传说是张廷发的儿子},习近平,王军,王兵{王震之子}时,薄熙来说,他们不算什么,他们哪个坐过牢,经受过像我这样的锻练?......其蔑视与自负的口气,一如当年。

当1985年,习近平还徘徊在河北正定县委书记的位置上,不知前程如何时,薄熙来已跃升为中国14个沿海对外开放城市之冠的大连市的市长,他用瞧不起人的目光,环视中国政坛,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对金州的哥们说,与其同时起步的习近平,已不是他的竞争对手了。当2000年至2002年习近平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时,薄熙来早已把辽宁省长前面的“代”字扔掉了,他对跟随他的“金州帮”小哥们说,中国下一步就是我们的了,你们都要胸有大志!国务院各个部都等你们呢。显然嫉恨习近平的薄省长,已把习之类的太子党排斥在中国的“我们”之外。

闻世震成了薄熙来的克星

2004年9月4曰出版的《时代人物周刊》,以令人肉麻的语言,大肆捧杀了薄熙来,题目竟是“薄熙来的5种面孔”,试想,一个人有一个脸足够了,叫“言行如一”,两个脸叫“两面派”,5个脸呢,叫“八面伶珑”。这还了得!文章称薄善于团结人,这显然不对。从1988年当上大连市委常委后,他与班子里所有的常委都合不来,与宫明程,唐某舜,魏富海,高姿,傅万忠等人相处,无一例外。然而,有他父亲在北京坐阵,每次内斗他大都是胜者,不过,2004年初,在与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的权斗中,薄却最后败在了他的手下。这一年是习近平在淅江的仕途转运走红的一年,但对薄熙来则是遭遇了命运的“滑铁卢之役”。因此我认为他并没有做到“八面玲珑”,却正好相反。

早在中共15大之前,薄家就上演了一场笑人的闹剧。薄令著名女作家陈某芬撰写了题为《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一书,为自巳大肆吹捧造舆论,其父在山西则向希望小学捐款30万元,以此收买人心,于是江泽民破例给了他一个15大列席代表的名额,并规定他有中央委员或候补委员的被选举权,但闻世震为首的辽宁代表团集体抵制他,会议期间谁也不理他,选举时他一票难求,悻悻然返回大连大病了一场,连谷开来都不到他住院的大连友谊医院去看他,他成了世界上“最不开心的人”。也就是说,当他面向辽宁省委的高位展望时,与习近平正好相反,习近平以为人憨厚谦和,低调理性而争取了福建与浙江的民心,越走越顺,他则以奸诈阴险,华而不实而与同僚争斗不息,恂私枉法,渐趋孤立。

到了上个世纪末,虽然原中共辽宁省委书记顾金池,迫于京城权贵的压力,在众多地方官员阻拦薄上升的臂膀中,为其挣开一条缝子,但闻世震及其追随者,仍然以国企改革较为成功的实绩与“慕马大案”查处后的自身清廉而把他挡在封疆大吏之外。这使薄成了上调商务部而未能成为地方一把手的又一个官员,此前官场有议论说,凡是在省一级当不上书记进京当部长或下派再升的人,无一最终的命运不是走麦城,比如田凤山,张国光等人均是也。

毫无疑问,1999年对薄与习都是关健的一年,习是福州市委书记,薄是大连市委书记,他们又站到一个平台上,驻足远望。江泽民已无力改变邓小平隔代搞定的接班人胡锦涛,但大连之行,却因为薄的忠心而使昏庸的江泽民如梦初醒{薄在大连中山路高挂江的巨幅画像},故他己决定贬胡举薄,奋力为薄熙来护航,而习近平更是被其暂放一边。于是,国安部与中纪委抓住了沈阳市副市长马向东的赌博案,大做文章。实际上他的丑闻与其他人的黑材料一样,早就进入了特务们的视线,江泽民,尉健行,李铁映的用意,是用反腐这把利剑,为薄上升杀出一条血路,原籍沈阳的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派上大用场,按照薄的想像,马向东贪,慕馁新贪,张国光贪,闻世震还能不贪?一路下来,在辽宁省第9次党代会上夺权,已稳操胜券。所以,江泽民亲自提议薄当上了辽宁省长,并在16大上又当上了中央委员。这时,薄回头一望,与习近平又并驾齐驱了,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然而峰回路转,阻力并未排除。一方面专案组抓了省长张国光,却并未查出闻世震的经济问题,这个从大连国企基层一步一个台阶,爬上来的省委书记,不仅懂得管理国企云集的一个东北大省,而且知道如何抓住薄与黑社会与大款勾结的软肋,与其巧妙周旋。他利用大连邹显为{虎豹}黑社会团伙案,沈阳杨斌案,仰融案等,把薄熙来斗得丢盔御甲,声名狼藉,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2004年2月16日,正当薄熙来大喊“振兴东北经济”之时,中共中央急令其赴京待命,他想到了后来居上的习近平,这时他巳是浙江省委书记兼人大主任,而自已则腹背受敌,前程未卜。他忐忑不安地等了13天,有时竞担心会因贪腐与枉法而被双规,吓得彻夜不眠,他在大连的一个金州时的死党说,胡斗败了江,薄必死无疑。然而事有转机,2月29曰他被任命为商务部长。次日,他就兴奋地上班了。

不料后院被李克强逛个遍

胡温把薄熙来调出辽宁时,我还在狱中,当然我不可能了解幕后的隐情,但2006年初我获释后,北京新闻界一个与我有多年交情的资深记者对我讲,早在17大之前,有关胡将重用李克强的传闻己甚嚣尘上,而习近平则无人论及,新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正跃跃欲试,但胡不动声色地让65岁到点的闻世震退二线,改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让河南省委书记李克强到辽宁走马上任,其目地是要他调查薄的历史问题,把他的尾巴抓在手里,伺机行事。

上任第二天,李克强推开秘书与司机,自已一个人亲自驾车到新华社辽宁分社,走遍了每个办公室,看望了每一个记者,并和从福建分社调来的新任社长费某开怀畅谈。{此人在福州与习近平关系密切}辽宁分社一个记者对我说,许多人此后与李经常约谈,其内容自然与薄有关。薄欺上瞒下,弄虚做假已使记者们厌恶。

特别是大连信访局外设有专门抓捕访民的“车体办公亭”,多年以来流动作业,群众愤恨,曾被分社驻连记者李某林的报导批评过,薄熙来孙春兰等历任地方官员均怨恨记者,不处分警察,却逼大连支社领导换人,这惹得记者愤愤不平。有记者说,抓了姜维平,还想抓我们?姜把文章发在香港,坐了冤狱,我们发在《国内动态清样》上,也犯法吗?……这些反映都使李克强震惊。他更感肩上担负的重任很是艰钜。

果然,李克强在辽宁,此后不久,不仅一举摧毁了薄熙来伞荫下的大连黑社会老大冬海波,牵扯出一大批大连以至北京的贪官,而且把薄离开大连前安插在市一级领导岗位的死党,一个个都调任它职,如薄在大连大搞冤假错案,做为戴笠般打手的原大连政法委书记成城,则被其仿照当年薄整政敌的惯用办法,贬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副市长董文杰,宋增彬等人,均被免去了职务。尤其是他还掌握了王奉友创办的蚁力神公司非法集资的情况,对薄与王奉友等众多大款勾结的私下交易也大都记录在案,留待曰后适当时机再清算。正如大连日报一位记者说的那样,胡把薄明升暗降,再把李派下去“掏地沟”,在辽宁这个薄熙来苦心经营了20年的“私家小院”逛了个遍,尔后才把李克强调到国务院任要职,不能不说是深思熟虑。

我认为这个老记的话真是一针见血。因为中共拒绝政治体制政革,党内的权斗又不能公开化与合法化,所以便只能以反腐倡廉为借口与筹码,进行内部权力交替,这样一来,抓在李克强手中的有关薄的罪证,就成了逼其倒向胡的把柄。这就是为什么薄在当了商务部长之后,亦步亦趋地跟随胡出访,一反常态,颇似忠诚的主要原因。

据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称,2003年底与2004年初,薄熙来与闻世震的矛盾巳表面化与公开化,闻世震指责他弄虚作假,大搞政绩工程,把城市建的像欧洲,农村像非洲,薄反驳他纵容包庇慕,马,张等贪官,造成社会两极分化,干群关系紧张,两人在省常委会上争吵不休,有时还摔文件,拍桌子,踢凳子以至对骂,尔后双双去京告状,为此中央十分为难,最后不得不下决心做人事调整,薄提出要当外交部长,被胡温以其与法轮功结怨出访不便为由拒绝,后改任商务部长。

实际上,薄心里虽然恐慌,但心中也有底:只要老爹不闭眼,江泽民也好,胡锦涛也罢,都要给他面子。不过李克强把大量有关薄的举报信,放在抽屉里,偶尔也会有人透露一点给薄,让他知道该怎么做,这叫“敲山震虎”。所以,薄不止一次地对原金州时的秘书,大连国安局书记车克民说,谁跟我上北京,你都不能动,因为李克强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要紧紧盯住他,离开大连国安,我们就成了聋子了!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而此时,习近平正在浙江省委书记的位置上,低调行事,静观其变。2007年初习近平的密友,新华社辽宁分社新任社长费某说,他原在福建分社任职,很了解他。接近费某的我的一位朋友转述说,习近平从未想过要当中共中央下一代领导核心人物,他不像薄那样野心勃勃,当然与同事也少有矛盾。所以上升的路走得很顺。正因为如此,薄熙来产生了危机感与紧迫感,决定破釜沉舟,大干一场。

迫不急待地要当国务院副总理

2004年2月当了商务部长之后,薄熙来鼓足了劲,要胜过习近平等人,干出一番事业来,爬上副总理的高位。薄在大连的死党预测,17大他一定能进政治局,并任总理或副总理。一方面薄在读新闻研究生时的同学朋友,替他在人民网等许多媒体大造声势,上述《时代人物周刊》即是突出代表,其文赞他“俊朗,优雅,开放”,是“上升势头强劲的明星”。德国的《世界报》吹捧他是“稳定执政者领导地位的推动者”。

另一方面,他奔波在全世界的政治舞台上,不论是陪胡出访,还是伴温巡行,都声嘶力竭地充分表现自已,给外人一种喧宾夺主呼之欲出的感觉。这些行动都透露出其内心的焦虑,说明他抢班夺权已急不可耐。

以2004年初的美国之行为例,他与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同行,明显是个配角,而且不论吴还是他,在3天的友好协商中,与美方签署的8个协议,原则上想必是胡温的主见,但后来由薄传达给媒体的消息却说,是他的“务实,幽默,机敏“,“促成了谈判的顺利进行”,这不仅歪曲了事实,而且夸张了个人的作用,使“铁娘子”吴仪很是生气。

北京一位原籍大连的高官对我说,他把吴仪当成了孙世菊{原金州副县长,后大连市政府秘书长},以部长的身份指挥人家副总理,贪天之功归已有,薄熙来简直疯了。其实,中美贸易逆差1246亿元,这个问题肯定要解决,谁当时去谈都要面对双赢的现实,薄急于与习近平等人争夺接班人,已利令智昏,造成与吴仪结怨,又多了一个政敌。

此后不久,他又陪温家宝到欧盟5国巡访,.他又抢风头,乱讲话,竟在一次外事场合,呼吁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这原本并没有错,但问题是这个建议应当由总理温家宝讲,因为只有他才能代表中国。薄这种错位的表现,有失自已的身份,不仅给国际社会造成误解,而且使温及代表团其他人十分尴尬。

还有一次,他做了一次有辱国格的表演,在另一个外事场合,他为了显示自已懂点英文,竟当场直接与外方对话,还戏弄译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些举动都令人匪夷所思。我还在2006年初读到了一则旧闻,他在波兰访问时,有个记者问及我的案件,他竟以造谣诽谤的方式污辱我的人格,忘记了出访5国的商务重任,充分显示了他小肚鸡肠借公泄愤的恶劣品质。然而,被其表面上夸夸其谈蒙住了眼睛的一家媒体,却赞扬他将是“第一届中国民主改革成功后的首任总统”。连国内上述杂志也预测,“再过3年,不知道还会带来什么惊喜”。真是可笑之极。

由于薄熙来在党内外,毫不掩饰地吹嘘包装自我,要挤进中央权力核心层,使胡温十分警惕,所以2005年10月8日至11日,在举行中共中央16届5中全会时,以祝贺朝鲜劳动党60周年庆典为名,把他与吴仪派出国外访问。有趣的是,在与金正曰的会谈中,他恰恰坐在金的左边。这是一个巧合,但正好也可以通过电视告诉全世界的人,薄熙来假如有一天独掌了中国大权,就会比金正曰搞的那一套还左。

辽宁“蚁民”咬伤了薄熙来

在多年的官场上勾心斗角拚搏厮杀,薄熙来深知金钱的魔力,他不仅指使太太创办律师所捞钱备用,还通过大连廉价批地的方式送人情,结交了政界商界一大批权贵。但他要想继续上升,这些权贵们贪婪的胃口还需继续填饱。所以,他到北京商务部任职后,继续与旧日结交的大连沈阳两地老板保持密切往来,如大连大商集团的董事局主席牛某,大连新型集团老板孙某科,大连珍奥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老板陈某松,大连大杨集团董事长李某莲,大连金广建设集团老板范某臣,大连万达集团老板王某林,大连实德集团老板徐某,还有沈阳蚁力神老板王奉友等,这些人在中共17大之前,都不仅共同编织着薄熙来当上了国务院副总理的美梦,而且在大连与北京之间频繁活动,为其忙的不可开交。大连坊间流传说,薄的死党们扬言,要凑合10个亿,搞定所有的中共17大代表,非把薄熙来选进中央政治局不可。但此议论一时不便证实。

与此同时,在浙江新闻界工作的一位老记说,当地对习近平的议论一如往昔,没听谁说过他会在中共中央成为下一代领导核心人物。这一点与大连民情截然不同。

据大连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薄的死党宋某某,被辙了副市长职务之后,索性辞去了公职,带领10几个薄的“金州帮”小哥们,带着巨款与银联卡前往北京,成立了专为薄竞选的不挂牌的办公室,四处活动,请客送礼,上窜下跳,大拉选票,为薄熙来尽效犬马之力。大连薄的一个哥们对我说,我们已经把不少17大代表买通了。

此前,薄熙来利用商务部长的便利条件,不仅在2005年5月21日,亲自到大连大商集团视察打气,而且还给了大连大商集团许多优惠条件,使其董事局主席牛某通过企业兼并,收购扩张,资本运营,合资合作等,把东北三省的所有大商场零售业几乎全部收入囊中,在11个省50多个城市,建了150个店铺,2008年营业额多达625亿元,成为全国最大零售业集团。牛某说,90年代初就是薄市长,用股份制救了大商,现在把我们变成了全国零售业老大。我们感谢他啊!{他是如何感谢的,读者可参阅《前哨》8期}同时,薄又破例给了大连珍奥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一项零售直销权,使他当年亲自为其做过宣传的这家民营企业大发横财,成为世界级核酸产业基地。此外还有90年代初他在大连,以土地优惠政策扶植起来的万某集团,更是以雄厚的经济实力,进军国际商界,成为拥有商业地产,文化产业,高级酒店,连锁百货为4大支柱的大型企业集团,现已资产多达400亿元。这些人及企业都变成了他的社会经济基础。

果然,在中共17大上,薄熙来挤进了中央政治局,坐上最末一把交椅,但被阻挡在政治局常委的门外,特别是名声不大的习近平,后来居上,成为新杀出的一匹政坛的黑马,即“储君”,这令薄熙来倍觉凄凉与失望,他一再对大连的哥们感叹,老爷子走得早了点,假如能活过17大党代会,胡温哪个敢不给中共元老面子?他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又像15大过后的心情一样,很是郁闷。

但这一回他没有病倒,并非变得坚强了,而是党代会过后,马上便是全国人大选举,薄对云集北京给他打气的大连哥们说,不要灰心,要花更多的钱,打通更多的关系,盯住每一个代表,一个个搞定,一定要把副总理的位子拿到手!立即,这些捧臭脚的人,日夜不停地继续奔波,自以为胸有成竹。

然而不料在这个关健的节骨眼上,竟在辽宁惊爆了数万人围困省政府大楼的“蚁力神事件”,而这个骗子公司正是当年薄熙来在沈阳精心扶植起来的,被抓捕的董事长王奉友则是他的铁哥们,显然这个群体性事件偏在此时钻了出来,耐人寻味。薄熙来真是不走运,以往累积成山的他所干的坏事,仿佛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着他,他要前行,却逼他拐弯,从此他走了下坡路。过去他理也不理的“蚁民”们给了他一个拐点。

果然,在全国人代会上,他不但没当上副总理,连个国务委员都没靠上边,他气急败坏了地回家躺了整整4天,病得昏天黑地。他对登门安慰自已的大连铁哥们说,我主要是栽在李克强与张文岳这两个王八蛋手中,他们把蚁力神的事查清了之后,一直抓在手里,专等关健时刻把蚁民们放出来咬我,这下完了,胡锦涛在背后操纵,习近平看我的笑话啊!他的众多从大连赶来的支持者还给他打气,对他说,走到这一步,不进则退,退则无路,当年你在大连整进监狱的团派干部刘晓滨,恢复了副局级干部,到旅游局当了副局长,高姿也解除了“双规”,正在上告,天天渔港坐牢的4兄弟全放了,也在申诉,这些恨我们的人都不会放过我们呀!……于是他们又紧急磋商了下一步自保的方案。

转变策略,刮起重庆红色风暴

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做出诀定,要搞西部大开发,并以薄具有开放意识与开发经验为由,把汪洋升为广东省委书记,却把他下派到重庆当一把手,虽然胡温对他表面上是委以重任,但实际上是担心他与习近平攀比,在北京的中南海里闹地震,而重庆处于内地,便于防止他搞政变与权斗,也便于派特务监控他,这一点他心中有数,但又无计可施。

最初,他拒绝离京,提出要回到辽宁当书记,但一方面辽宁的官员与人民对其痛恨不已,坚决反对他,如硬强派,必惹众怒,另一方面挂个政治局委员的名头,不去直辖市任职,也说不过去,薄熙来又不敢顶撞胡温,他深知他主政辽宁20年间,上告他的黑材料足够装满10个麻袋,光王奉友蚁力神一案,真的摆到桌面上,就够判他10年有期徒刑,而李克强,胡锦涛早把这一切放在抽屉里……于是,当胡锦涛2007年9月,把以前在沈阳军区工作时与薄熙来熟悉的驻渝军区司令员王某民调离之后,薄就不得不去重庆上班了。

这回他不得不改变策略,开始向同是“红色接班人”的习近平示好,并向团派胡李示威,以便在中共18大上卷土重来,东山再起。薄熙来生于1949年,属牛,他刚好60岁,再过5年就该退休了,所以他必须抓住最后的一次机会,向习近平靠拢,企图与其站成统一战线,共同抵抗共青团派,争取在下一届领导班子里进常委,就是由这个思想做指导,薄熙来密切分析了国内形势,焕发出了67年搞联动时的灵感,认为借尸还魂,利用毛泽东为自已张目,最为有利,因为“老子英雄儿好汉”,“革命江山代代传”嘛。他对去重庆为其祝贺60岁大寿的大连哥们说,把毛泽东推出来,谁敢反对?胡锦涛,习近平都不能不承认毛主席是伟大的!社会上的老百姓也因为腐败与两极分化怀念毛泽东,顺应民意,无往而不胜。

就这样,薄熙来在重庆先耸立起了全国最大最重的毛泽东雕像,又从“红色旅游”开始,唤醒老百姓对战争年代共产党夺权前表现的怀念与记忆,接着组织干部群众大唱红色革命歌曲,又亲自编选了红色经典文献,像文革的红宝书一样,让大家人手一册反覆读,并改造灵魂,而且又在五四青年节大发红色短信,一时间红色风暴由重庆席卷全国,老将军合唱团所向无敌。与此同时,又从辽宁锦州调来了公安局长,“打黑英雄”王立军,委以重任,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不仅以廉政肃贪为名,抓捕了一批汪洋当政时信任的官员与老板,而且以扫黑除恶为名,对重庆的黑社会势力,进行了一次无情的打击。薄熙来一箭双雕,前者稀释了往日与习的矛盾,拉近了彼此老死不相往来的距离,打击了团派的力量,对胡温的权力来源与合法性提出了挑战,加大了他本人接班的可能性,后者通过深挖地方贪官与黑社会背后的黑幕,削弱了团派汪洋等人的势力,进而夺回了自已在中央政治局内的话语权,为下一步仕途发展奠定了基础。

照理讲,中央全会早已确定了习近平的“储君”地位,但薄还是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与习攀比的不服气情绪。汶川地震期间,国内媒体报导了习近平的女儿亲临灾区做志愿者的消息,一时老百姓感到新奇,这件事激起薄熙来好大不快。同是高干子弟,为什么他的孩子可以出风头,我儿子不能露脸?于是薄授意某网站的铁哥们,把他一家三口的照片挂在了网上显著版面,尔后薄呱呱在英国伦敦贵族学校读书的消息,立刻抵消了习近平女儿的故事。

不过这件事又弄巧成拙了。北京一位老记说,人家习近平送女儿去地震灾区献爱心,毛泽东送儿子毛岸英上朝鲜战场,薄熙来送两个儿子到国外读书,这不能同日而语!

为了体现君权神授,给下一步自已的上升增点神秘色彩,薄又操控重庆新闻媒体,搞出了“万州惊现人头石”的新闻,说是有一个高达68米的石身人面像,横空出世,是“擎天柱之头”,生怕老百姓读不懂,又说“眉头紧锁,眼窝深陷,鼻沟高挺,嘴唇突出,酷似一年轻帅哥”,真是再加上姓薄,便封建帝王呼之欲出了。大连的一个记者表示,过去在大连金石滩,薄属牛,建了青铜的开荒牛雕像,在劳动公园建了“百年世纪仓”,把自己的手书信件与江泽民给大连百年建市的题辞一并封存,埋入地下,以传千古。他还在大连星诲湾百年城雕里,留下了自已的铜铸脚印......这次在重庆他不敢明目张胆这样做,只好借“帅哥石”自慰,真是可笑荒唐之极。

天怒人怨,政变的可能性有多大

今年9月,中共17届4中全会将拉帷幕,外界普遍预计,习近平可能任军委副主席,那么与其攀比的薄熙来呢,近期他的噪动不安,则增加了中共高层政局的不稳定性。新疆事件之后,胡锦涛中断出访回国,说明了国内形势已是危机四伏。

7月30日薄在重庆搞的“红色经典歌曲演唱会”,调派了驻渝官兵4000人参加,市委市政府成都军区重庆警备区的主要领导都应邀出席,这哪是文艺活动?分明是一次军事政变的彩排。紧接着,薄策划的所谓“将军后代合唱团”又出了笼,其中有150个将军之后联手登台,有陈毅之子陈昊苏,聂荣臻之子聂力,徐海东之女徐文惠,罗荣桓之子罗东进,罗瑞聊之子罗箭,李先念之女李紫阳等,这些人名义上是重复50年前“开国元勋将军合唱团”的旧事,实际上是在向中共中央显示薄熙来的凝聚力,亦是向他们施加压力:如果不在18大上让权,别说部队跟薄走!

然而,尽管薄熙来煞费苦心,但老天似乎不帮忙。自他入主重庆以来,天灾人祸不断,一会儿出租汽车罢工,一会儿三峡移民闹事,这边上访人员喊冤自焚,那边刁民跑到部队抢枪,又是矿难死人,又是洪水泛滥,又是律师被打,又是驴友坠崖,一方面高考民族身份造假,新华社穷追猛打,一方面路桥费跃居全国第一,市民网上不依不饶……单是去年重庆就发生了安全事故2万起,直接经济损失12个亿,相当于重庆10万个民工外出打工21年的收入,这是多么触目惊心!与习近平同时起步比拚的薄熙来,还不得不把这个数据上报他那里去批示,可想而知心情如何?

不过薄熙来可不是吃素的!他早在90年代初当市长时就讲过,每到本命年,他就要与人顶牛,就要刮起一场台风,而今年华甲牛年,他又要刮什么风呢?上述“将军合唱团”也好,“红色经典演唱会”也罢,没有一个不与部队有关。这说明薄熙来有可能抓住军队,笼络军心,搞“陈桥兵变”。

近期香港出版的《镜报》月刊披露说,49年建国以来首次军队体制改革即将开始,即撤消以前的7大军区,改建4个战略区,每区将领由军头与各省大员组成小军委,而小军委的一把手由中央任命,显然这个变化有利于薄熙来,南部战略区如果到了他的手中,不仅重庆等地在其领导之下,而且广州军区,成都军区,云贵两省以及所辖的南海舰队,空军,二炮,武警等,均在他的掌控之中。那么,部队合唱团可能就要变调了,胡温习李,都将危在旦夕,中国将进入新的军阀混战的时代,陷入内战,百姓遭殃,绝非危言耸听!

好在,据笔者观察,在7月30日的会上,新被胡锦涛授衔的上将张海阳不曾出席,在北京举办的纪念中共中央南方局的会上,虽有宋平参加助威,但在京的中央领导干部,无人捧场,只有薄自已唱独角戏,这说明胡锦涛习近平都对其心存戒备。

我认为,17届4中全会召开在即,18大又将临近,薄熙来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最后的疯狂,总会有一个结果,我相信这个在辽宁横行霸道罪恶累累的人,必将与其前岳父李雪峰一样,倒在政治局委员的位子上,接受人民的审判,这是他的宿命,也是历史的必然。

 

《前哨》第9期
 
姜维平

3 条评论:

  1. 聊室語音視頻聊天室-DJ美女在家視頻跳舞
    風雲聊語音視頻聊天室-韓國美女視頻跳舞
    三三聊視頻聊天-9158跳舞吧視頻美女
    三聊視頻語音聊天室-有色的日本美女視頻
    三聊視頻聊天網-51百途女生56免費視頻
    可聊99多人聊天室-皇色視頻在線視頻
    天上人間視頻聊天網-媽媽擼在線視頻
    愛聊多人視頻聊天-擼管專用視頻
    嗨聊語音視頻聊天網-擼管視頻
    A8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夜夜擼在線視頻
    情誼聊語音視頻聊天網-馬上色在線視頻
    寶貝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天天視頻社區聊天室
    冰心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天天視頻社區
    即聊隨機視頻聊天網-亞洲視頻在線觀看
    飄聊免費視頻聊天網-快播成人玩具娃娃視頻
    天下聊語音視頻聊天網-裸體美女色圖視頻
    紅聊語音視頻聊天網-美女熱舞視頻網
    三聊語音視頻聊天室-包養美女網
    全球美女隨機視頻聊天-外圍女交友網
    全球視頻聊天隨機網-富豪美女交友社區
    全球隨機在線視頻聊天-真實富婆包養網
    全球隨機視頻聊天網站-高端交友包養美女網站三陪
    全球隨機視頻網站-日本性感美女視頻
    校內隨機視頻網-偷吃禁果視頻-寂寞白領交友網
    全球視頻隨機網中文-色情熟女人妻視頻網
    中文視頻隨機聊天-穿職業裝的白領美女
    全球隨機視頻-線上免費視頻網站
    褲襪美女視頻-免費視頻網站有哪些
    美女穿褲襪視頻-免費午夜美女成人情色視頻網站
    女人的裸體真人秀-成人色系視頻
    真人免費視訊聊天室-日本最大成人情色情網站
    奇摩女孩真人交友視頻網-色成人之美視頻
    58同城交友-男人女人親熱視頻
    來約炮網-女人做異性SPA的視頻
    交友網站約炮指南-異性休閒保健按摩視頻
    58同城交友約炮-同城異性視頻交友網
    交友約炮-天上人間視頻交友
    交友網站約炮容易麼-九聊視頻聊天室下載
    約炮網站哪個好-九聊視頻聊天語音聊天
    同城交友約炮-網絡聊天室第九視頻
    色男色女約炮網-好身材的美女視訊視頻
    冰心聊天室-台灣視訊美女-都市情人約炮網
    成人聊天室-大胸美女視頻床友吧
    網聊語音視頻聊天室-一夜晴同城約炮網
    天下聊天室網址-同城情愛聊天室
    愛聊語音聊天室-富婆包養網-一夜情小說
    天下聊語音聊天室一夜情美女交友俱樂部
    視頻語音聊天室-約炮的貼吧
    碧聊語音聊天室-漂流瓶約炮-情迷都市同城情人網
    可樂視頻社區-婚戀交友網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