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7日星期三

农产品涨1%消费价格涨100%,农民收入不会提高

食品价格快速上涨无关通货膨胀;
农产品价格上涨不会提高农民收入;
农产品涨10%,消费者的价格估计已经涨了100%
政府干预农业和食品供应将导致毛式大饥荒;
提高农民收入最好的办法是什么也不管;
最好的政府是只提供基础保障,什么也不管的政府;
市场经济下全中国均富脱贫只需要一两代人的时间

小心那些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的民粹分子


食品价格迅速上涨,如果说是通货膨胀的原因,那是不确切的。通货膨胀是一个长期的综合性的过程,尽管表现为若干波段,但不会在瞬间某种商品忽然之间就上涨了60%。这种情况不是因为通货膨胀,而是短缺和通货膨胀的预期,让流通商尝试涨价。对食品价格波动,政府绝不应"加强管理",市民嫌贵,这段时间吃少一点吃低档一点就是了;减小国内外管制,过一段时间,价格就会便宜下来。

当食品价格上涨时,一些大嘴巴农民分子(农民分子是不耕田,但代表了农民利益的那些分子)嚷嚷"国家让农产品涨价造福农民收入"――>更不可听从这些人的话。这些家伙如果不是良心大大的太好了的文盲,就是品德大大的坏了的民粹,实际上是为真正的通货膨胀鸣锣开道。国家对市场涨跌最好的管理办法就是找棉花塞上双耳,让道德分子们嗓子喊哑了,他们自已就不喊了。

这些道德分子们总是以为国家是可以(也应该)操纵市场价格的,更以为农产品是农民一生产出来就直接通过毛主席英明制定的计划渠道流入消费者手中的,所以"农产品一涨价,农民收入就提高了",如果事实与之不符,他们准定骂"奸商",再骂"政府为什么不管一管"。政府万能教就是这样传道的

如无意外,骂转基因的也是这些道德王八先生,转基因这样的小屁事,让消费者自已选就是了。如果政府一多管闲事,就成了政腐,实际上帮了国营种子公司搞垄断只要政府不是吃饱了撑着,代替消费者选或否转基因,代替农民选种作物,消费者自然可以得到廉价的农产品,农民自然可以得到最高的农业收入。

实际上农产品涨价赚钱的是市场上卖菜等等的流通商,轮到农产品涨10%,消费者的价格估计已经涨了100%真正供应农产品的是流通商,也正是由于流通商的价值,才令农产品不会大量坏在地里,让消费者得到价廉物美的食品。当这些道德分子纵容政府掐"奸商"时,就会出现消费价格暴涨,农民收入暴跌的情况。到那时,道德分子们就会脚底抹油失踪了,让政府收拾毛主席大跃进之类的烂摊子。

现在全世界的市场是供应过剩的市场,特别是农产品是供应过剩。原因在于各国包括中国在内都过分重视"农业安全"的结果。在农业生产过剩的情况下,农产品长期涨价是不可能的,期望通过农产品涨价提高农民收入是不可能的,倒是可能在城市造成中低收入阶层的营养不良。政府的干预将令中国再现毛上帝时期的那种"全球生产过剩",唯独中国大饥荒死几千万人的悲剧

最好的政府是只管基本保障,其他什么事也不管的政府。这样的政府可以变得非常小,只花很少的钱,什么公款消费什么贪官污吏,保证全部立刻失踪。如果政府真的打算提高农民的收入,最应该做的就是把涉及农业的管理政策一一废除。只要政府把"帮助农民提高收入"的政策统统废了,农民收入就会直线上升。很简单的,把什么耕地红线废除了,农民的收入就增加不少了。

在农业生产过剩的社会里,希望农民从农业中提高收入脱贫是不可能的。但生产过剩的国际环境,是服务业发展的良机。但服务业发展的前提是市场经济去特权化,明确市场经济所必须的个人产权神圣不可侵犯,明确户籍制度法学上不可侵犯的地位,(不是城乡公有体制的特权),明确地区自治权具有社群私有财产的性质。私有财产明确了,国民自然会在自有财产安全边际内自由消费,创造大量的需求。

户籍制度明确了,农民劳动力而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侯鸟生涯之中。当劳动者的低收入不再作为中国所谓"低人权优势"时,市场经济自然会抹平地区之间的贫富差距,也抹平社会之中的贫富差距。在完全市场化状态化,笔者认为在一到两代人的时间,就可以达到全国均富脱贫的目标。今天为地区特权而争夺的所谓"反户籍制度",自然烟消云散。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