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5日星期五

英拉的许诺一定无法兑现 泰国未来20年将会南美洲化

他信近似庇隆,英拉近似庇隆夫人,泰国近似阿根廷
泰国未来20年,或会南美洲化
南美为何会陷入长期内战,长期的右翼军人政权对民粹左派的专政?

近日泰国的他信的妹子英拉,就是当初红衫军所在的党,在暂时退出了暴力诉求后,在选举中又重新获胜。泰国选举了,泰国民主了吗?不!多数人对少数人暴政,不可能带来民主;英拉所在的"为泰党"选举作弊了吗?笔者认为是罗织罪名;在现行选举制度下,英拉没有必要作弊。泰国能够和平吗?不,笔者认为如果泰国不能转入阿根廷、智利式的军人专政,就将转入秘鲁光辉道路式的内战。

笔者不打算详细分析泰国的局势;仅指出两点:第一是泰国是一个中央集权色彩很沉重的国家。可以观察"曼谷"在泰国人口和经济中的份量超乎寻常。这样的城市结构,一般就是中央集权搜集的国家资源(如税),集中在首都如曼谷分发。这是造成泰国地区分化的原因。而他信兄妹的为泰党,则象中国的"反户籍制度造反派"一样,他们的政治方案,没有针对根本的"中央集权"原因;而事实上拥护之。

为泰党寻求追平首都的"平等福利",不能接受减税,也没有关注泰国向首都倾斜的政治特权;追求的是凯恩斯主义的高福利,直接向后进地区的农民派钱;所分的地不能买卖,(产权意义上仍然是公有制)。因此结果就与上一次一样,造成泰国经济一点点崩溃的同时,主要的代价是曼谷地区的市民(而不是特权者)承受最大的消失。曼谷的市民因此组织了黄衫军。

因此,在法式民主的"全国选举"下,英拉等人号召的高福利政策,无疑可以赢得公开大选;但也将导致任何经济政策的失败。结果已经在南美洲上演了N次,那就是军队在城市居民支持下,铁腕统治,暴力镇压民粹的左派。欧美等地"关注人权(其实是人道主义)平等(其实是平均主义)"的基督教左派,不能减轻泰国人的痛苦,只会令泰国铁腕军方,象阿根廷军队一样,用秘密的残酷手段控制局势。

在庇隆死后第二年,阿根廷就废黜了继任总统的庇隆夫人,实行军人统治。为了避免对左派的镇压,引起国际上的干涉,阿根廷军政府将几万人(工团主义者为主)秘密处决,几千人在麻醉的情况下,从飞机上剥去衣服,抛入大海。阿根廷军政府同样是严厉的马克思主义式的管制型的经济政策,同样搞坏了经济;(这就是所谓的极右);为了转移矛盾,又发动了马岛战争。战争的失败导致了军政府的下台。

泰国的局势如果更不幸时,可能会上演1910-1940年的墨西哥内战,原因差不多。两百万人死亡,占当时的墨西哥人口的10%!还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这种可能性暂时看来不大。泰国的国内经济矛盾,与当时的墨西哥种植院对土著的土地剥夺和债务奴役制相比,还算是轻得多。所以笔者认为泰国最大的可能是走上巴西在30年代,阿根廷在70年代的路。换言之,泰国未来20年,将会南美洲化

阿根廷的民粹工团主义领导人庇隆,无论是政治策略还是民众角色,都与他信类似,而英拉就与庇隆夫人的演员太太,美丽的伊沙贝塔夫人类似。庇隆同样是被迫流亡,庇隆太太同样是在竞选中获胜,同样是违反经济规律的大福利政策。同样的政策在欧洲被称为"北欧模式"。这种希特勒式的慷纳税人之恨的民众正义可以换来选票,却令社会经济从停滞走向崩溃

庇隆在回国重新当选后第二年,就死了;一年后其太太总统被废黜。他信看来身子骨还结实,回家第二年未必死的,那会不会象阿连德,被皮诺切特的大炮轰亡了,就不得而知了。我们看到了故事的开头,很象南美洲的开始,结局是否也一样,不妨拭目以待。但笔者非常肯定,英拉兄妹的"凯恩斯主义大福利许诺",是一定无法兑现的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