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9日星期六

茅老师500元白日梦

茅于轼老师500元金牛梦,是一个未经大脑的美梦

茅于轼老师提到500元大钞,笔者估计是茅老过分崇拜香港的金牛;是信仰的产物,而非经济学的结论。茅老作为一个公民,也有胡说八道的自由,天则研究所也不是没有经费,也可以安排人士研究一下500元大钞是否可以减少点印刷费;但如果让有关部门研究,就不对了;因为有关部门的钱是纳税人的钱。此事没必要,部门开支要处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政府少管一点事情才是正经

作为一位政治爱好者,茅老师的经济学水平超出很多政治家;但作为一位经济学家,茅老师很多话是先得出结论再经过大脑的。在一个可以使用汇票支票电汇信用卡支付的货币社会里,钞票渐渐地只在小额流通中使用,乃世界货币历史中的规律。500元大钞可能会有一点新奇,但是真有什么用,根本上就是猜猜而已,却提供了一个很不好的暗示,那就是强烈的通货膨胀,让钞票不值钱了。

通货膨胀当然不是因为有500元大钞;而取决于人民币的发行总量;――>不仅仅是纸钞!但500元大钞无论是对于当政者还是平民百姓,其暗示效果估计是相同的。不能说500元大钞一定会刺激印钞票,但是在通货膨胀的当口,这种鬼点子真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钞票真的让人拿得麻烦,正好提醒国民:某大国的钞票印多了!――>不过茅于轼老师也是一位凯恩斯主义和福利经济论者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