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4日星期日

薄熙来唱红打黑背后政治动机

在《世界报》题为“重庆希望为中国树立治理模式”的专题报道中,该报特派记者写道,薄熙来在回应居民对安全或环保问题的关注的同时,突出了毛泽东时代盛行的价值观。文章简短回顾“唱红”运动从起步到推广的过程,引述一名主持唱红歌运动研究的张姓律师指出,红歌与文革并无关系,有些红歌当时还被定为靡靡之音。他认为,年轻人需要“教育”,他们不能忘记中国共产党使一穷二白的中国得到了发展。文章介绍说,虽然各个城市都组织干部和大学生下乡,但重庆市共青团书记指出,2010年,重庆是唯一一个要求干部和学生真正在农民家住宿一周的城市。现在,其他城市开始学习重庆的做法。
但是,《世界报》文章指出,薄熙来的革命热情并没有形成群众性运动,被解读为是这位太子党为在2012年进入做为权力核心的中央政治局所做的间接努力。《世界报》特派记者注意到,重庆百姓虽然对薄熙来心怀感激,但中国其他地方的舆论则抱持怀疑。重庆媒体7月初报道当地将启动红色主题公园建设项目之后,全国各地网民纷纷在网上批评,认为是浪费公共基金。项目负责人再三强调项目为私营性质,但重庆市政府几天后还是决定予以取消。近日,网上又有消息流传,称唱红歌运动耗资数十亿元人民币,迫使重庆市委再次出面避谣。
重庆―中国新左派实验室
《世界报》重庆特派记者同时以“中国新左派实验室”为题发表文章,指出,重庆是中央政府西部开发政策的桥头堡,启动大规模基础建设和设备项目,制定企业优惠政策。在这种背景下,党需要重新证明他的管理能力,重庆因此而成为中国新左派经济理论实践的基层实验室。重庆的做法是保持强大的公营领域,政府因此可以在社会住房领域有所做为。当地公营企业未来三年将建起大约四千万平米的社会住房。不过,由于供大于求,政府只好取消了购买条件限制,但结果是,经济条件差的居民未必能获得住房,空房都被那些房地产炒作者获取。重庆试图给予更多农村人口城市户口的政策也受到批评。大学为完成配额,强迫农村来的大学生转城市户口。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