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7日星期三

江泽民属意接班人曾庆红?

和平年代的交接班,新人要有接班的班底才行。得给新人一个机会,成不成器,全看他们自己,手把手是教不会的。八十年代初将王兆国、胡锦涛放在团中央,邓小平正是出于这种考虑。胡锦涛深明第二代核心的用意,不象王兆国总是一副政工干部的官腔,而是与下属工作人员打成一片。再有,受政治导师宋平指点,胡锦涛苦练书法,不练别的,只练四个字——“朴成方正”。这四个字正是邓小平最为欣赏的作人格言,也是给自己长子邓朴方起名的由来。工夫不负“有心”人,邓小平长女邓楠讨得尚不为外人所知、但却身为明日之星的团中央书记的墨宝,献于邓小平,大获欢心。现今政治局与常委会内的团派大将,如李克强、李源潮、汪洋、刘延东、令计划等,都是胡锦涛任职团中央书记时期笼络的下属。  
但是这些人都是政工干部出身,善于执行路线、冲锋陷阵、谀上拍马,而非能在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中贡献奇谋奇计指明斗争方向的高士,只用这些人是要完蛋的,这就是用徒者亡的道理。当然要称王称霸,还需要有姜尚、管仲式的,或师或友的人物。89年3月胡锦涛抓住西藏八角街平叛的机会,头戴钢盔现场指挥,让记者前后左右一通乱照,以在党内元老面前展示强硬的一面。果不其然,胡的有心之举通过了邓小平的考验,这个娃娃抓住了给他的政治机会。89年六四,邓小平下令屠杀和平示威的平民,囚禁赵紫阳,并与陈云、李先念妥协,提拔江泽民进京。然而面对邓小平的提议,江泽民要求带曾庆红。正是这个时候,胡锦涛意识到自己未来强劲的政治对手出现了,不是江泽民而是曾庆红。胡锦涛走的是宋平、邓小平路线,而非汪道涵、李先念、陈云路线。若日后邓过世,江泽民坐大,接班人岂不就是曾庆红,谁不想让自己信得过的人接班?   
大概是91年,邓小平通过宋平,借口胡锦涛在西藏有严重的高原反应,而把胡留驻北京,观察中央的人与事。92年召开十四大,邓小平钦点胡锦涛进常委,在政治资历上死死压住了欲伸大志的曾庆红。93年更是让贵为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的胡锦涛兼任中央党校校长。别小看这党校校长的职务,这是邓公有意让胡锦涛仿效秦王李士民的文学馆,招贤纳士。胡也是一点拨就透,利用校长的身份,把全国各行业各省市的司局级、省部级干部招来搞培训,扩大自己的影响。
胡锦涛作为邓强加于江、曾的接班人,能阻止的了吗?如果硬要从正面抵制,就会象当年刘少奇一样,不仅接班人地位不保,连身家性命都是问题。2004年9月,《纽约时报》首先披露了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将在中国十六届四中全会卸下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消息。10天后,为《纽时》工作的赵岩便以涉嫌泄漏国家机密罪被捕。而同为北美的《多维新闻网》曾先后两次,先于十六大、十七大召开前,先于中共官方媒体,独家披露了新晋政治局常委人选,却相安无事。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