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3日星期六

薄熙来唱红打黑背后真正目的

别出心裁搞运动  唱红打黑剑指十八大
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给胡温筹划中共十八大的棋局确实将了一军:这样杰出的官员不进政治局常委,怎样对他开掘的“两老”(老干部和老百姓)的民意作出有说服力的交待?
有评论说,薄熙来到重庆后“唱红”,有其背后的算计。薄熙来这一招首先是与太子党崛起遥相呼应。今年以来一个由近150名将军之后组成的“将军后代合唱团”到处巡回演出,大造声势,而薄熙来“唱红歌”是亮身份,取得太子党背书。其次,在中共政权面临崩溃的关口,表明自己才是维护红色江山的真正栋梁。
但光有红色接班人的忠诚是不够的,想进中南海还要有功绩,“打黑除恶”就是薄熙来走快捷方式的方法。重庆扫黑并非起自全国的统一布置,而是薄熙来自行展开的,用意是制造民望,进军中南海,他通过打黑掌握重庆前任汪洋和贺国强的罪证就取得反制手段,逼迫胡温妥协。打黑成了薄熙来进退得据的手段和在短时间重返 权力中心的机遇。
此外,薄熙来打黑也添补了胡温“和谐”社会的空洞。中共官场腐败,全国此起彼伏的民众抗暴事件和各地冤民形成的上访大潮,己使中共颜面扫地,“和谐”社会彻底破局。在这种情况下,薄熙来的扫黑治渝正好能为破碎的“和谐”社会打几个补丁。
而陈国军的文章指出,薄熙来“唱红打黑”赢得了中共党内外不少掌声支持,也暴露了他强烈的企图心,引起了党内各方竞争对手的关注,令不少人坐立不安,“犯了嘀咕”,亦因此为中共高层派系博弈提供了最新素材,提前打响了中共十八大人事布局的前哨战,甚至有人说,他“严重干扰了胡江两派关于接班人的战略交易”——这种干扰,正是薄熙来的意图。
有北京政坛消息人士透露,薄熙来是在经过认真的算计之后放手一搏,目标是以重庆“打黑”的成绩为敲门砖,瞄准三年之后现任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位置,或现任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之后的空缺,甚至成为取代习近平的备位储君,“这是薄熙来的最高目标和政治理想,也是薄熙来‘唱红打黑’背后的真正目的”。
薄熙来以“唱红打黑”的组合拳,不但凸显了自己根正苗红、政治正确的正统地位,而且要以此展现了自己的能力、魄力和谋略,要因此赢得民心,并以民意的支持为后盾,达到自己的政治目标。这位北京政坛人士表示,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如果还是目前的九常委格局,那么“前面的几个‘坑’包括总书记兼国家主 席、人大委员长、总理和常务副总理、政协主席以及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等,都已经有人填满,薄熙来在经过认真的分析之后,发现只有后面的中纪委书记和中央政法委书记,他或许还有希望”。
因此他这是最后一搏,背水一战,不但有可能达到这个目标,而且说不定还有机会夺取大位,在竞争中把习近平比下去,前提是中共十八大有政治改革的大动作,学习越南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的经验,总书记也采取差额选举的办法,以民意和党意为依归的理由,摆平利益,竞争上岗。北京政坛分析人士认为,中共十八大假如 “团派”人马和“太子党”利益无法摆平,胡锦涛并非没有可能作出这样的动作。
文章指出,这样的假设,从不久前刚刚召开的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发布的公报,或许可以发现一些端倪。公报用数段篇幅,谈了中共党内民主发展的问题,提出“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要“完善党代表大会制度和党内选举制度”,但更重要的是首次在中共党的重要文件中提出了“民主、公开、竞争、择优”八个字的选人用人原则,似乎是在为未来中共十八大可能出现的权力争夺预留伏笔,并奠定重要的理论依据和法理基础。
而这,正是薄熙来最后的希望:他或许可以藉此冲破原先设下的格局,突破框框,竞争上岗,实现逆转胜,从而实现他的政治理想。虽然年龄不占优势,但他不怕竞争,也善于竞争,这是他的强项。薄熙来是中共高层少数了解媒体运作的专家,也很善于利用媒体造势,并在中国媒体界有不少老同学、老朋友和众多粉丝。重庆“唱红打黑”开始之后,薄熙来即刻成了中国媒体的新闻人物,毕竟打击黑社会符合老百姓的期待,符合社会的利 益,他因此成了不少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
文章强调,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显然凸显了他根正苗红的合法性基础,并赢得了民心的支持,却也产生了一些负面效果,前面我们说过,最引起争议的,就是质疑他的这一系列做法有挑战其前任贺国强和汪洋的嫌疑——毕竟,因为与黑社会有牵连,被薄抓起来的重庆高层官员中,有些是当年由贺国强和汪洋提拔起来的,是这两位中共高官当年倚重的干部。
据北京消息人士透露,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得到了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肯定,据称胡锦涛对此赞扬有加。根据北京中宣部的有关规定,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媒 体上的有关报道,包括版面的位置、大小、时间的长短等是有规矩的,而薄熙来却频频在中央和地方媒体占据大量的版面和时间,曝光率位居前列,显然是得到了中 共高层某种特许或默许。
北京分析人士认为,胡锦涛支持薄熙来,除了显示他顺应民意、从善如流的立场外,显然也有他的政治考虑。他要借力使力,借薄熙来的咄咄逼人,借薄熙来旺盛的政治企图心,来挑战习近平,扭转中共十七大以来形成的权力格局。
自中共十七大曾庆红“一退定江山”之后,形成“太子党”和“团派”权力共享的格局。以习近平为首的“太子党”从那之后咸鱼翻身,颠覆了“团派”全面接班的局 面,以顺位的优势进入中共政治局常委位置,如不出意外,将在中共十八大上,接替胡锦涛担任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而“团派”原来呼声最高的李克强,则只能屈居第二,接任国务院总理。
这一个似乎板上钉钉的权力格局,现在却可能因为薄熙来的强势崛起而产生变量。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强势作为给中共党内高层博弈增加了新的内容,而薄熙来则成了胡锦涛与江泽民暗中较量的一个新棋子。北京政坛分析人士认为,有人要让薄熙来挑战习近平,利用薄熙来旺盛的企图心,在政治上和能力上让两人一比高 下,并在习薄的争斗中,坐收渔翁之利,颠覆已经被颠覆的权力格局,夺回已经失去的顺位优势。
正是这样的不稳定因素,使得江泽民久久不能离去,不敢撒手不管,要一直把习近平扶上马,再送上一程。这也是为什么在刚刚过去的中共60周年国庆阅兵,江泽民高调亮相,在电视上出镜时间仅次于胡锦涛,且远远多于其他八位现任政治局常委,两人如影随形,有胡锦涛出现的地方就有江泽民的深层原因,并要以此向中共党内党外表明,江泽民虽然退了,但在中共党内仍然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
不管当局是否承认,胡锦涛和江泽民在中国国庆60周年的共同亮相,从某种角度证明了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和权力制衡确实存在。毛泽东曾经说 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干奇百怪。中共党内“太子党”和“团派”之间的暗中较量,对中共党内民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表明中共党内派系已经悄然成形,并正在进行相互制约和相互监督。
分析人士认为,从派系的角度考虑,薄熙来的强势作为对“太子党”也有加分效应,在未来权力格局中,与“团派”人多势众相比,“太子党”的人马略显单薄。薄熙 来在重庆的雄起,对“太子党”的实力是一种增强,对双方力量的平衡并非坏事,而薄熙来以打黑行动取信于民,争取民意支持,更为中共官场树立了一个示范,为 将来中共党内民主开辟了新的路径。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