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7日星期三

中国政府深化网络监控 互联网审查加强

中国政府实施网络监控变本加厉,就连所有提供免费无线上网服务的酒吧、咖啡店、书店、饭店和酒店等场所也被要求必须安装价格两万多元人民币的网络监控软件,违反规定的业主将面临被近一万五千元人民币的罚款和吊销营业执照被吊销的惩罚。
正当中国社会的整个焦点都集中在高速列车造成人祸之际,美国《纽约时报》星期二发自北京的一则报道却将焦点集中在已经在首都北京开始实施的这一更加严厉的网络监控问题之上。在北京办有 “后改革思想网“的律师陈永苗先生表示, 政府这样做还是所谓“维稳”
思想的进一步体现‘ 力求做到监控网“恢恢, 疏而不漏”:
“它只是对过去的那种所谓对个人的监控,对网吧监控的一个逻辑的联想。它不想在它的监控范围里面有一个侵害的成分。它管不着的一个死角。”
一位在北京开设咖啡馆的业主对《纽约时报》记者表示,“从一个老百姓的观点来看,这个政策很不公平,它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监控信息的传播。”那政府这种监控信息传播的手段是否有效?曾被美国《华尔街日报》称为“中国民间记者第一人”、在海内外颇有知名度的中国网络活跃人士周曙光表示,“对监控上网者的信息是有效的:
“假如说他们发现广西某个地方发来一条贴。这个帖影响了某些人的利益,然后就可以透过他们这套系统抓到当时、当地那边的IP和那个人的身份信息,最终追踪到人。”
虽然中国有关政府部门对外表示, 监控咖啡馆等地方的无线上网是为了了消除“互联网管理”上的一个漏洞, 打击有人利用互联网犯罪传播负面新闻和电脑病毒;但是,北京律师刘晓原认为, 政府这样做“显然会侵犯到公民的隐私权”:
“因为上网的话并不一定是在网上对社会舆论、对社会事件或者对时政发表舆论的话,有些人还谈一些个人隐私方面的问题。你如果非要人来监督公道的话,就很容易对网吧、对酒吧或者对小酒店管理部人员很容易闹到泄密或者其他的监控部门。”
2009年7月1日,中国政府2009年中旬曾经一度要求在中国每一部电脑上加装名为绿坝的网络过滤软件,结果众多人的强烈迫使中国政府最终放弃了绿坝网络过滤软件。那这次的网络监控新举措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周曙光为此表示:
“这个是经济上面受到影响、商业活动受到影响的同时让更多的民众对这套政府的审查制度和政府的不透明的行政管理制度产生质疑和抵抗情绪。”
《纽约时报》星期二的报道说,北京有家咖啡店的业主表示,因为没有了不受监控的无线网络服务,生意已经掉了三成;另一位开办书店老板说,她宁可不再为顾客提供免费上网而使生意损失也不想安装监控软件,成为政府的帮凶,向政府公开客人的身份。《纽约时报》的报道也说,迄今还不清楚这一网络监控新措施是否仅仅局限于已经实行的北京市区地带。

2011-07-27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