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3日星期六

胡锦涛不相信共产主义 基于仇恨的政权

共产主义是一个基于仇恨的政权。共产党就是阻碍每一个领域包括金融、文化、信仰等发展的最大因素。

茅于轼日前在一次研讨会上提出,共产主义不再是普世价值,而且,茅于轼相信,很多人不相信共产主义,尽管胡锦涛自己没说过,但他认为,胡锦涛也不见得相信共产主义。时事评论员、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教授章天亮博士指出,这是中国人开始在道德层面的觉醒,全面反思共产主义。
7月30日,天则经济研究所在北京举办“地方治理与国家转型——广东模式、重庆模式对比”研讨会。作为主持人之一,茅于轼以《从世界大潮看国家转型》为题,做了会前发言。
茅于轼指出,普世价值是当今世界潮流,而普世价值的内容是民主、法制、平等、自由。
茅于轼以中国为例子来讲,针对目前在中国引发热烈讨论的广东模式和重庆模式,茅于轼指出,要拿普世价值来衡量,哪一模式更接近民主、法制、平等、自由。
南方周末高级评论员笑蜀表示,最近十年越来越明显,中共这个政权有统治没有治理,统治上无所不能,治理上百无一用,治理上是彻底失败的。
笑蜀认为,在两个地方的试验都是解决治理失败的问题,都是从自己角度进行有益的探索。按照原来的办法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统治下去了,究竟怎么统治下去?我们大家都不知道,中央也不知道,胡锦涛、温家宝不知道。
那么,中国从满清的封闭状况走到今天,究竟有没有普世价值呢?
茅于轼指出,有一段时间把共产主义看成是普世价值,全世界都要走到共产主义去。 但是,经过七八十年的实验,共产主义失败了,公有制、计划经济不行了,绝大部分国家放弃了共产主义。
章天亮表示,关键的原因是这些国家道德的觉醒。他们觉得共产主义是不道德的意识形态。是因为这些国家政权都不道德,所以这些国家抛弃了共产主义。
章天亮:“你会发现共产党的社会是不道德的社会。因为宗教,不管是佛教、道教、基督教都好,他都是讲爱的,都是讲人和人之间的善的。而共产主义都是讲恨的,讲人和人之间的斗争的。它是基于仇恨的一个政权。”
茅于轼还表示,中国现在不大会有人再要求共产主义,虽然还叫共产党,他说:“我相信胡锦涛也不见得相信共产主义,当然他没有说过,相信的还是现代社会的制度”。
章天亮:“胡锦涛肯定是不相信共产主义了。他如果相信的话,现在的共产党就是资本家,他就应该把共产党的财产拿出来大家分一分,就应该把江泽民、罗干的钱都拿出来分一分。”
章天亮认为,共产主义虽然在经济上可以造成非常短暂的繁荣,共产党是在用经济上的有效性来支撑它的合法性。
例如,在中共的媒体报章中经常报导,老百姓生活好了,涌现出大量的面子工程。但是,章天亮认为,真正让社会繁荣,中共体制缺乏一个最关键的因素:社会公正。
章天亮:“谁掌握了暴力,谁就可以为所欲为,谁就可以把别人的财富聚敛在自己的名下。”章天亮指出,没有一个独立的司法,谁掌握政权,谁就可以为所欲为。章天亮指出,目前在中国,一个企业做大做强,是因为你敢做坏事,你敢去拆别人的房子,你敢去抢别人的地,你敢去把这个人杀了之后,把这个人的钱抢走。
章天亮认为,现在中国是到了全面反思共产主义的时候了。他认为,茅于轼作为一个经济学家,在研究经济的时候,发现共产主义实际上是经济发展的一个阻碍,是回避不了的。因为,每一个研究领域的学者最终都会发现,共产党就是阻碍每一个领域包括金融、文化、信仰等发展的最大因素。

2011-8-13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