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1日星期六

王立军叛逃美领馆,薄熙来陷入绝境

姜维平:王立军叛逃给我们的启示

华龙网2月8日11时02分说,今日11时,华龙网记者从市政府新闻办证实,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这已经足以证实了王立军出事的传闻,但这回可不是像薄熙来所辩解的那样,是一点儿小事,而是惊天大案,中国像王副市长这样级别的高官,直接跑到美国驻地领馆去寻求政治庇护,历史上仅见。我注意到了新闻短讯里没有称王立军为“同志”,这是异乎寻常的第一次,和上次他改任第七位副市长,履行新职时的称谓,有本质上的不同,说明他已经被体制彻底地遗弃了,接下来是“双规”,是审查,是拘捕和判刑,也可能要掉脑袋。
关键的问题是,官方的媒体,为什么没有立即报道王立军事件?我想,除了中共所搞的一惯性的新闻封锁和过滤性制度之外,还在于薄熙来与王立军的关系,以前我多次写过他们的贪腐和枉法丑闻,海外媒体广为转载,应当讲证据是没有问题的,但对他们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党内有组织上的程序和原则,比如,正局级干部要判刑,必得经过同级党委常委会讨论通过,像薄熙来这样级别的,必得中南海最高层领导反复协商,讨价还价,权衡利弊,才能决定他的前程;而王立军是副部级干部,也要走较高层次的集体讨论的程序,而一讨论,必得先要查清事实,再申报材料,会议讨论表决,才能通知媒体刊发新闻稿,所以,与海外媒体的快捷报道,产生了时间的巨大落差,总之,既使有了铁的证据,也要看他的后台薄熙来在中共最高层权力格局内斗中的地位和实力。
毫无疑问,胡锦涛,习近平,温家宝等九个常委是否敢于“双规”薄熙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严峻问题,不是他们对他有什么好印象,也不是证据不足,而是两个原因:一是,抓捕中共元老的后代,历史上没有,虽然,太子党贪腐的传闻海外多有披露,但以往被整肃和下马的都是没有更深的政治背景的高官,像薄熙来这样在京城盘根错节,曾经呼风唤雨的正部级领导,要动大手术,需要胡锦涛有很大的勇气,而他是以谨小慎微为性格特怔的,可能,目前是一个最好的契机,但不知道下一步,他有没有这种勇气;二是,来自已退位的,但还有潜在影响力的中南海高官,如,江泽民,李鹏等人的阻力有多大?据我所知,不仅江泽民看好薄熙来,而且,李鹏等人,对他都不错,江泽民对其在大连挂自己的彩色画像,贿赂自已的孙子,很满意;李鹏对儿子在大连办华能电厂时得到薄熙来的关照,很感激;朱镕基对薄熙来一夜间,通过弄虚作假的方式使国企转亏为盈,没有查觉,也比较高兴,总之,胡温习李等人能不看他们的脸色行事吗?
不过,薄熙来下放重庆后的一系列组合拳,不仅形成了对中央权威的高度挑战,忽悠了广大的草根阶层,也根本否定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唱红”唤醒了全社会的暴力革命的思想意识,造成群体性事件进一步趋向于暴力化,激化了社会矛盾;“打黑”破坏了仅存的法律程序,毁掉了重庆的30年的经济成果,引发了蔓延全国的“跑路潮”,总之,他倡导的政策导致了国家数以万亿的财产,随着前所未有的移民潮而流向海外,“王立军事件”是在历史的交叉点上出现的一个意味深长的政治事件。它有力地说明靠官员内斗,不能解决贪腐和枉法的问题,而是必得像乌坎那样,致力于政治改革和制度创新。
实际上,王立军从来就不是一个正面形象,正如他奉薄旨意包装和拼凑533个黑社会组织一样,他自己也是薄熙来等党羽虚构出来的,他们狼狈为奸的险恶目的是爬上高位,一旦共同利益有失,就会反目为仇,而仇恨的野心像火一样焚毁了他们的理性,所以,薄熙来可以无视奉节县的小学生8小时翻山越岭去读书的电视画面,依然花费1000万元赴香港唱红;王立军可以一瞬间忘却爱国的高调,驾车三个小时,跑进美国驻地领馆,把机密文件呈送“敌对势力”。坦率地讲,我一点也不感到震惊,只是觉得悲哀!为什么很多人在去年竟对“唱红打黑”一片赞扬呢,而现在才对他一眼鄙视呢?难道1999年,辽宁公民张成贵对他的告发是错的吗?难道中青报的披露是失实吗?难道他离开锦州那天,全城一片鞭炮声,别人没听见吗?难道王立军的“干爹”王海洲的预言,博客上没公开转发吗?难道李俊流亡海外的喊冤声,能充耳不闻吗?难道李庄案和方迪案没使人们醒悟吗?
我分析他的出逃是这样一个演变过程,最初是许多人都在控告他,可能包括体制内的一大批官员,其内容不外乎贪腐与枉法两方面,高层实在压不下去了,就决定对其采取先换岗位,主要是收缴枪支,后深入调查处理的办法,只是把他手下郭卫国等十几人抓起来,慢慢调查。由于上面的压力太大,证据太充足,薄熙来无奈,就丢车保帅,与其分割和划限,于是他们翻脸了,王立军深知薄熙来下一步的打算,既不甘坐牢当替死鬼,也怕被暗杀封口,就决定到美领馆爆料,他想,既使不成功,也有轰动效应,说不定中国向美国做出不判其死的承诺呢。于是,重庆政坛最黑暗的也是最可笑的“二人转”故事上演了!
其实,我们从上述几行消息已经看出,党内高层已经第一时间知道了王立军叛逃事件,毫无疑问,他首先犯下了“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的罪行,这个罪曾被他滥用指控批评薄熙来的人,这回轮到了自己,既是讽刺,也是回归,可以肯定,他是应当判刑的,领导是应当震怒的,但除了上面意见还不统一的原因之外,也有一个新的担忧,像他这样搞公安的人,在出逃前不可能不把证据留下备份,也可能转移海外,而这些东西,可不是我等小文人略知一二的事情,而是涉及高层权斗的核心机密,因此,上面考虑比较周到,说他“精神高度紧张”,称其“严重不适”,这就留下了回旋的余地,如果胡温习李不能整肃薄熙来,也不能判刑王立军,就可以说他有精神病,而鉴定结果是他不负刑事责任,如果相反,再公布新的决定,也不晚,反正现在不称“同志”了,已说明这个红极一时的“打黑英雄”成了狗熊。他的政治生涯结束了,他的确成了党内权斗的可怜的牺牲品。
怎样处理王立军事件?现在,还有待于继续进一步观察,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不论怎样,它给十八大权斗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也给习近平访美涂上一层阴影,假如记者在纽约请教他此事,会不会使他尴尬?至少它有力地说明了权力缺乏制约造成的贪腐和枉法,是大面积的,整别人的官员,不一定表示自身廉洁,只是显示权高言重而已,而且,以内斗为动力的反腐和打黑,是一只双刃剑,在整肃和伤害对手的同时,也把它悬在了自己的头上,什么时候落下,落到谁的头上,谁也不知道。看来,依靠党内斗争解决权力更替,搞反腐,抓保护伞,只是治表,不是治本,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汪洋推出的“广东模式”比较好,让乌坎村民一人一票地海选领导人,只是胡温习李有无共识,敢不敢把它推广全国,并提高选举的层次,变一党暗斗为多党公开斗,把权力真正地还给国人。
在我看来,“王立军事件”给任期即将结束的胡温,提供了政改的最佳契机,应当立即“双规”薄熙来,扫除政改路上的阻力,平反重庆等地的一切冤案,打破以往反腐不整太子党的先例,像温总理所说的那样,自上而下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争取在几年内,靠民主和法制的建设,而不是搞运动和抓人杀头,把海外人才和资金吸引回来,凝据全社会各阶层和各党派的共识,保住邓小平改革开放30年的经济成果,开放党禁和报禁,使所有党派在一个水平线上公平竞争,使中国成为一个文明而富强的国家。到了那时,就不会再出现王立军叛逃事件了。
据报道,王立军是2月5日借口到学校出席活动,化妆后进入美国驻成都领馆的,中国警方将领馆封锁24小时,迫于压力,美方6日晚将王立军交给国安,目前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王立军在美国领馆内,和美国情报人员深入交谈,透露了大量中国的内幕情况。因为王立军情绪不稳和中方施压,美方将王立军交给中方,送往安全的秘密地点调查,王立军在领馆出来时,对国安人员说,要和薄熙来鱼死网破,重要资料已经转移海外。
对此,我要提醒每一个人,尽管薄熙来和王立军都犯下了滔天大罪,被其诬陷和迫害的人数以万计,有的家破人亡,有的背井离乡,故对其恨之入骨,但是,绝对不要带着仇恨情绪,整肃他们,和妖魔化他们,不要用他们没有底限整人的卑鄙手法,反治其身,更不要株联九族和波及无辜和太多的党羽,那样打击面太大,容易造成新的冤假错案,尤其对王立军和薄熙来的家人,不要像整肃文强那样残忍,而应当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但愿中国不再出现薄熙来这样的野心家,王立军这样的酷吏!

2012年2月8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