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4日星期六

张德江黄奇帆彻查薄熙来主政重庆政府负债,抵制大跃进

在新任市委书记张德江和市长黄奇帆的部署下,重庆已开始清查各级政府债务。

3月21日,重庆市发展改革委、财政局已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全市政府投资项目BT融资建设清理工作的紧急通知》。与地方债务相关的建设项目已被重点清查,此清查工作须在3月25日前上报。

据了解,张德江已经开始对重庆经济发展模式进行摸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5月举行的党代会上,将会规划重庆未来5年的发展,社会经济方面应该在此之前,有诸多新的举措。”

彻查地方债务相关项目

重庆区县政府性债务高企,无疑是导致一些BT项目完工后无法得到政府偿付的重要原因之一。

“3月底,张德江书记和黄奇帆市长就已经让发改委和财政局牵头清理重庆BT(建设—移交)项目。”4月9日,一位重庆地方国资企业的人士向《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透露:“BT项目与地方债务密切相关,通过清查BT项目,可以掌握地方融资平台实际的债务情况。”

BT(Build Transfer)是基础设施项目建设领域中采用的一种投资建设模式,项目发起人通过与投资者签订合同,由投资者负责项目的融资、建设,并在规定时限内将竣工后的项目移交项目发起人,项目发起人根据事先签订的回购协议分期向投资者支付项目总投资及确定的回报。

这一投资建设模式在国内大多被地方政府建立的投融资平台所采用。近年来,重庆一些重大项目也是按照BT模式进行。从公开的资料中显示,重庆正在建设中的两江大桥、重庆两江新区万寿片区50万平方米公租房项目均是以BT模式进行建设。

包括重庆八大投(重庆城投公司、高发公司、高投公司、地产集团、建投公司、开投公司、水务控股和水投公司)在内的重庆地方国资企业以及区县政府正在抓紧统计汇总BT项目。根据记者掌握的可靠信息,2012年3月21日,重庆市发改委和财政局曾联合发出“关于开展全市政府投资项目BT融资建设清理工作的紧急通知”,该通知要求各区县(自治县)人民政府,各市级开发区管委会,市级有关部门,各市级政府投资集团在3月25日前将清理情况上报,不得漏报、瞒报。

但重庆地方政府对于清理BT项目的情况却讳莫如深。4月12日,直接牵头的重庆发改委投资处副处长陈学知对本报记者表示:“这个事情不好说,你们得去问市政府。”

据悉,此次清理的重点包括以本级政府财力(含土地、收费权益等资源预期收益)、政府投资主体或园区预期收益为回购资金来源的所有BT融资建设项目,包括三类:一是已确定BT融资建设单位的在建项目;二是已完工但回购资金尚未支付完毕的项目;三是拟采用BT融资建设模式的新上项目(包括已确定BT融资建设单位,但尚未正式开工建设的项目)。

重庆市社科院产业经济与企业发展研究所所长王秀模说:“重庆这几年BT项目实施比较多,尤其是一些重点项目上,包括八大投在内的地方投融资平台参与较多。”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尽管BT模式加速了重庆重点工程和民生项目的建设进程,但是地方投融资平台以及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也在加大。重庆某建设企业人士表示:“现在已经有个别项目出现了偿债问题,项目建成交付使用后,作为业主单位的区县政府却拿不出钱来。”

重庆BT项目存在一定风险的同时,与BT项目密切相关的重庆市地方债务问题也是近年来各界关注的话题。2011年8月,重庆审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0年末,重庆区县政府性债务余额为2159亿元,其中政府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债务1782亿元,占83%;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52亿元,占12%;其他相关债务125亿元,占5%。而在这些举债主体中,融资平台公司债务余额1581亿元,占73%。重庆审计局还表示,20个区县债务举借存在违规贷款、担保等问题,涉及金额76.1亿元。

重庆区县政府性债务高企,无疑是导致一些BT项目完工后无法得到政府偿付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且今年以来银监会对地方融资平台继续采取严控措施。3月底,银监会下发《关于加强融资平台贷款风险管理的指导意见》,意见提出,各家银行要严格管控新增地方融资平台贷款总量,今年地方融资平台的新增贷款要按照“保在建、压重建、控新建”的基本要求,来实现全年“降新控旧”的总体目标。

反“冒进”

“即将于5月召开的党代会上,很有可能对过去一些比较急于求成的方面进行调整,比如2015年实现小康这一提法就值得讨论。”

重庆防范债务风险之时,对于过去高速发展中的“冒进”措施也正在进行反思。

4月11日,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市政府党组会议上表示:“对政府工作要进行认真反思,牢牢把握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统筹兼顾,协调推进。”反思中稳中求进,无疑成为了这段时间重庆经济工作中一个比较显著的特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界人士表示:“即将于5月召开的党代会上,很有可能对过去一些比较急于求成的方面进行调整,比如2015年实现小康这一提法就值得讨论。”

2011年7月,重庆市委三届九次会议上作出了《中共重庆市委关于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决定》。按照这一决定的提法,重庆到2015年,全市经济总量与居民收入同步倍增,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到2.51左右,基尼系数缩小到0.35左右,基本建成西部地区重要增长极、长江上游地区经济中心和城乡统筹发展直辖市,在西部地区率先实现全面小康。

这比2007年5月重庆市委提出的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的目标整整提前了5年。2007年5月,时任重庆市委书记汪洋在党代会上做了《加快建设城乡统筹发展的直辖市,为在西部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的报告。报告中提出,到2020年,在西部地区率先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

随着重庆经济的发展,这一目标到了2008年1月又有了一些变化。时任重庆市市长王鸿举又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述:“重庆将在2018年率先在中国西部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其间,重庆在2012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将达4000美元,2018将迈上8000美元台阶。”从2020年到2018年,再提速到2015年,这样的步子在专家看来确实有些太快了。王秀模说:“我们回过头来看,这几年重庆的发展总体还是不错,但是过于强调‘快’。”事实上,包括过去的五个重庆(畅通重庆、宜居重庆、森林重庆、平安重庆、健康重庆)发展中,为实现森林重庆“一年种了十年树”,确实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甚至个别区县在追求速度的高压下而大举借债。而这几年重庆正在推进的公租房建设,不断提速后也带来诸多问题。

针对重庆这些“冒进”苗头,张德江在入渝之后,提出“五个坚持”,在继续强调重庆实施的民生工作和改革开放之外,也提出了一些新的思考:“重庆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为一体,城乡间、地区间差异极大,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协调的问题,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在制定政策、采取措施、开展工作时,既要体现中央的精神,又要符合自身实际。”他强调,“要注重实效抓落实。要理清思路,一项一项地提出符合实际的目标,一步一步地抓好各项工作的落实,说实话、办实事、求实效。” 相关人士表示:“5月的党代会上,张德江的这些新思路将会通过具体措施得以体现。”

【2012年04月14日】

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