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8日星期五

薄熙来极具军国主义,中央调查刘源、张海洋

今年2月初,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来到了昆明一个军事大院。那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集团军的驻地,而该部队前身为薄熙来父亲薄一波上世纪30年代领导的游击队。
薄一波的蜡像目前就陈列于第14集团军驻地。中国官方媒体曾说,薄熙来访问该集团军是为了缅怀革命先烈。但据中共及军方官员透露,中国政府高层领导人认为这是个令人不安的举动。
当时,薄熙来遇到了严重的政治麻烦。今年2月2日,他免去了王立军重庆市公安局长的职务。2月6日,王立军逃到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薄熙来越权跨辖区调动警力,试图捉拿王立军,不过未能如愿。王立军辗转到了北京,向国家安全官员对薄熙来家人提出多项指控,包括其妻子参与谋杀英国商人等。
据中共及军方官员透露,在政治生涯陷入危机之际,薄熙来似乎是在借参观第14集团军的机会炫耀自己是革命后代,争取得到人民解放军的政治支持。中国一位高级将领说,薄熙来的云南之行让中国最高领导人措手不及。
中国官员说,薄熙来与军方的关系以及他违规调动警力的行为是目前调查的关键点,而调查涉及的相关事件也引发了20多年来中国最严重的政治危机。该事件可能还会影响今年秋季中国领导人换届选举的既定路线。
了解这一情况的中国官员、军方官员和外交人士说,至少有两位知名将领就他们与薄熙来的关系接受了讯问,其他高层官员也在接受调查。
中国上个月宣布,薄熙来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去党内职务,接受立案调查。薄熙来曾一度是进入中国最高决策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热门人选。此外,中国政府还说,薄熙来的妻子已作为海伍德(Neil Heywood)凶杀案嫌犯被拘留。海伍德是一位英国商人,曾与薄熙来一家走得很近。
一位供职于有影响力的政府智库的中共官员说,在宣布免除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的党组会议上,薄熙来参观第14集团军一事被列为引发不安的主要原因之一。一般来说,文职官员访问军事单位受到严格管制。
人民解放军和中共之间的关系多年来一直具有政治敏感性。解放军有一条军规,即要服从中共党中央的领导。过去几十年里,中共一直努力破除军中流行的地区和派系间的忠诚现象。薄熙来访问昆明牵动了中共的敏感神经,因为这表明在他仕途遭遇危机时,他可因其政治出身得到部分军队的支持。
听取过薄熙来案吹风的政府官员、外交人士和军事官员说,因与薄熙来的关系而接受讯问的两位高级将领分别是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和第二炮兵政委张海阳。二炮控制着中国的核导弹。作为政委,刘源和张海阳负责人事、纪律和政治教育工作。作为军事将领,两人级别相同。
上述高级军事官员在谈到刘源和张海阳时说,自薄熙来被解职以来,一直有人就他们与薄熙来的关系以及他们效忠于谁提出疑问。
中国军方和国防部拒绝就刘源和张海阳的情况置评。
与薄熙来一样,刘源和张海阳都是所谓的"太子党",他们的父辈都曾参与领导共产党取得1949年的胜利。刘源的父亲刘少奇曾任国家主席。刘源和张海阳从小就认识薄熙来。
据外交人士、政府官员和军事官员说,其他高级军队官员被要求对现任文职领导层表忠心,特别是成都军区的军队官员。成都军区包括薄熙来曾经任职的重庆市。
围绕薄熙来案的争议可能影响到计划于今年秋季举行的军事领导层换届。除任命新一届最高政治领导人外,共产党还计划替换由12人组成的中央军委中的七位高级将领。因与薄熙来的关系而接受讯问的刘源和张海阳此前都在争取进入中央军委,两人都有可能被提拔为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解放军的纪律和政治教育等方面的工作由总政治部负责。
薄熙来事件可能使军方内部的争论加剧:是该继续效忠于共产党,还是该像大多数现代化军队一样宣誓效忠国家,进而拉开与政治的距离。自建军以来,中国解放军一直效忠于共产党。
中国军方的报纸《解放军报》周二发表社论文章,敦促在军队国家化的呼声面前,部队要切实在这个重大原则立场上不犹豫、不含糊、不动摇,确保枪杆子永远听党指挥。
对军队的控制一直是共产党执掌权力的基础。中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常备军,部队人数达230万。毛泽东的名言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包括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在内的很多共产党早期领导人都曾带过兵。
毛泽东去世后,军队被从共产党的领导层中边缘化,以防止前一个时期发生的激烈权力斗争再次重演。作为交换,军方被获准进入商业领域。军方迅速建立了一个包括夜总会、药厂和酒店在内的商业帝国。
1998年,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下令军方退出商业,作为交换,年度军费预算大幅增加。军费增加使得中国军队有能力成为一支现代化的作战力量。
但军事分析人士说,过去10年中,军方再次涉足商业,特别是在开发由军队控制的土地方面。军方还更积极地参与决策,尤其是在中美关系及与邻国领土争端等问题上。军方既参与商业又参与政治,这对共产党来说是一个敏感问题。
军队在重庆影响很大。重庆有一支规模庞大的驻军(13集团军)和一所解放军工程高校,这所高校负责武器设计。作为重庆市委书记和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很自然会与当地及中央的军方人物有偶尔的接触。
英籍商人海伍德的一位朋友说,海伍德生前曾对他说,薄熙来经常在住所接待一些将军,并且经常批评现任政治领导人太过软弱。这名人士引用海伍德的原话说,薄熙来远比人们知道的更加军国主义。海伍德去年11月被发现死于重庆一家酒店的房间内。
现在的问题是,为了推行其饱受争议的政策并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薄熙来在军方高层,尤其是在他的太子党同僚中培育支持者的举动是否越线。
薄熙来和他的支持者大力宣传一种以国家对经济和社会的更多干预为基础的发展模式。这种模式的主要表现包括投入巨资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高调地打击黑帮团伙以及通过大唱20世纪50年代的红歌来复辟毛泽东思想的活动。但这再很多人看来是一种历史的倒退,甚至重新上演文革悲剧。
根据中国国有媒体当时的报道,在推出这些政策之后,薄熙来于2009年在重庆为200多名红军将领子女组织了一次红色经典歌曲演唱会,这些红军后代中就包括张海阳。
一位曾在薄熙来手下任职的重庆市官员说,薄熙来居住在重庆的一处军事区域内,在重庆期间很少离开那里。2011年,为了满足军方需要,薄熙来不惜花费5亿美元公共资金在重庆发展直升飞机产业。
去年11月,薄熙来在重庆主持进行了一次军事演练。据国有媒体报道,演练结束后,薄熙来为来访的宾客安排了一场由他策划的"唱红"演出。
一些政府官员、分析人士和外交人士说,薄熙来类似的行为让反对他的人越来越担心他所日益扩大的军方支持。这些人士说,重庆市公安局长出逃美国领事馆以及薄熙来桀骜不驯的反应为薄熙来的对手提供了毁掉其政治前途、抨击其主政模式所需的证据。
在4月10日宣布对薄熙来进行调查后的第四天,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访问成都军区,并要求军区严格听从党中央的领导。
据国有媒体报道,郭伯雄在成都军区强调,要教育广大官兵不听、不信、不传各种政治谣言,严防政治上的自由主义。
这起丑闻让太子党势力在军内的迅速膨胀以及中国军方涉足商业等情况受到了关注。太子党势力的膨胀引起了缺乏这种政治资本的官员的不满。
现年62岁的张海阳是接受讯问的将军之一,他的父亲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在2009年末被任命为第二炮兵政委之前,他曾是成都军区政治委员。这一身份使他与薄熙来有联系。
张海阳成为了几名公开支持薄熙来备受争议政策的声名显赫的将军之一。张海阳目前还面临着一位前房地产开发商的指控,后者指控说,在张海阳任职期间,成都军区参与查封一些当地商人的资产并从中获利。这些商人是薄熙来主导的打击有组织犯罪活动的目标。
对张海阳提出指控的房地产开发商李俊是一名退伍军人。李俊在一次采访中说,他从军方购买了位于重庆沙坪坝的667亩土地,他本来应该在2009年1月末之前向军方支付3.24亿元人民币(约合5,120万美元),但是他错过了这个期限,6月份才将这笔款项付清。
李俊说,他在当年的12月被重庆警方以有组织犯罪、合同诈骗、串通投标和行贿的罪名逮捕。据李俊出具的一份文件显示,大约三个星期后,成都军区也对他立案调查,并在事实上将他控制起来。这份文件看起来是由成都军区的政治部保卫部签发的。
据李俊称,当时审讯人员告诉他,说他让张海阳不高兴,而张海阳从小跟薄熙来关系密切。据李俊称,他是在同意拿出4,000万元作为拖欠土地款的补偿之后才被释放的。据他讲,有人透露风声说他将再次被捕,于是他逃到了国外。他说从那时候起,重庆市政府就接管了他的企业──重庆俊峰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Junfeng Group)。
对李俊的说法,成都军区、解放军、国防部和警方都不予置评。
俊峰集团网站显示的公司总部地址和成都军区物资采购站重庆分站的地址一致。这个分站的一位官员表示分站的土地已经全部卖掉,但他拒绝透露具体情况。
俊峰集团网站显示,这个地址现在是该公司开发的一处豪华别墅群的所在地。俊峰集团的一名销售代表说,公司已经不再由成都军区控制,现在归重庆市政府管。她拒绝做更多置评。
一位了解李俊案的人士说,民事案件涉及到军方的情况十分罕见,哪怕是在中国。
另一位接受讯问的将军、61岁的刘源是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少奇遭毛泽东清洗,1969年死于狱中。
刘源和薄熙来都曾于50年代就读于北京四中。2007年,他被拍到和其他太子党一起参加薄一波的葬礼。
和薄熙来一样,他也曾公开讲话反对腐败。知情人士说,今年1月,他在其他数百位将领面前讲话,承诺要根除军队腐败。
据这些人士说,他在今年年初以涉嫌腐败为名策动解除了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的职务。总后勤部负责处理军队的土地和补给事宜。解放军和国防部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军事专家当时说,刘源似乎瞄准了总政治部主任一职。获得这个职位将使他进入中央军事委员会。
一些分析人士相信,刘源晋升速度比非太子党更快,在未经同僚同意的情况下打击谷俊山,并谋求影响国内政局,引起了其他将领的反感。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中国军事研究专家黎楠说,刘源在政治上本来就不堪一击了,薄熙来事件可能会成为压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刘源为去年出版的一本书所作的序言也曾引起争议。他在序言中热情赞颂"新民主主义"这个他父亲提出的概念。
此书作者、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张木生也曾公开为薄熙来的"重庆模式"辩护。薄熙来倒台之后他便销声匿迹,这反倒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张木生在一次采访中说,他本来要在上个月参加美国的一个论坛谈"新民主主义"的,但一位退休的高级官员跟他提建议,说这个时候过于敏感,于是他取消了行程。张木生拒绝评论薄熙来被免职事件或事件对刘源的影响。
他说,你们最好不要炒作这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7 条评论:

  1. 活该!为文革招魂,薄熙来简直就是混了头!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