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1日星期日

爱国主义不能装大头

一只被随意发现的乾隆花瓶,在拍卖行拍到天价,每次竞价,都以100万英镑的价格递增,最后,这只几乎被人遗忘的花瓶被以5300万英镑的价格卖出,购买者据说是中国的爱国商界人士。天价竞购,是出于“瓷器爱国主义”。

当然,这只乾隆花瓶,也许有它的价值,这个价值由于出自乾隆,甚至有可能出自圆明园,而翻番,也不无道理。前一阵,圆明园那几只西洋楼的前毫无艺术价值的喷头,不也是被炒到了不可思议的天价,有幸变成世界上最昂贵的水龙头,更何况是园子里出来的乾隆花瓶呢?众所周知,乾隆这个吃饱了没事干的风流皇帝,自以为天下第一的“十全老人”,在御制瓷器的烧制上,特别下功夫,烧出了好些惊世骇俗但又超级俗气的瓷器,在艺术上让人哭笑不得,但偏就是有那么些嗜痂成癖的人,就是喜欢的不得了。但是,即便如此,一个花瓶,卖到5300万英镑,也还是让人确掉了眼镜。

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在世界上大收文物,手笔越大,爱国的旗帜似乎举得越高,行为的正当性就越足,碰上比较容易受感动的国人,为此哭上一鼻子,也未可知。二十年前,日本人也到处收古董,手笔也大得让欧美人恨得牙根痒痒。但是就是不知道打一个什么旗号,所以,即使在他们本国,也遭人骂。看来,还是中国商人比较聪明,连买古董,都讲政治,讲得还有鼻子有眼。

我的信息不灵,不清楚内幕,但这些年来,碰到的爱国主义志士太多,挂羊头卖狗肉的也太多,所以,凡是碰到这样的事,在感动之余,总难免有几丝怀疑。老担心是不是这些人就是在做买卖而已,无论是否天价,人家最终赔不了,说不定会从天外有天的人那里找补回来。就算是卖不出去,大爷有钱,买个瓶子玩玩,谁也管不着。在本质上,这个拍卖,跟爱国主义无关。但我更担心的是,这样类似大头的行为,很可能花的不是买家自己的钱,折腾到最后,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然,但愿我的猜测都是错的,买乾隆瓷瓶的商人,就是出于单纯的爱国主义,一腔报国之志,跟当年的张伯驹似的,宁可破家,也要挽回国宝。但是,人家张伯驹收的是虔春图,一个乾隆花瓶,用得着这样玩命吗?就算这只花瓶真的出自圆明园,也犯不着如此拼命搭钱。不能一沾圆明园,大家就头脑发昏,丧失理智,都跟吃错药似的,非把它收回不可。其实,随便到国外的博物馆走走就会发现,中国这些年散失在国外的宝贝多了去了,比乾隆花瓶更值钱的不知凡几,而且更重要的是,现在国宝级的文物仍然在向外流失,大批量的流失。一面是文物大量的失血无动于衷,一面是拼命用高价收回那么一丁点,而且是没有太多价值的一丁点,难道中国人有病吗?

快150年了,圆明园成了国人的一块明显的伤疤,敏感的伤疤,只要触动了这个伤疤,人们就会激动不已,争先恐后地做大头,这是悲剧还是喜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7a2f50100ngwt.html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