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4日星期三

整个社会的舆论都是落后,就不能指望有明智的中央政策

加息恐怕难免责任不在现政策
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政策比99%的良心传媒"进步"
整个社会的舆论都是落后,就不能指望有明智的中央政策



对于市场物价干预的担心,在公布了16条措施后,笔者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温内阁习惯于雷声大雨点少,四万亿也象是心理攻势,真正因四万亿而增加的流动性是比宣布的数量少。实际增加的4.3万亿,主要是由于财政赤字和人民币汇率低估造成的外汇占款

上调准备金看来是一个不错的缓兵之计,――仅仅是缓兵之计,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仍是公有制体制造成的行政费用过高,对市场干预过多,容不得国企破产,和出口导向服务于寻租利益集团(用农民工做挡箭牌),这些问题不解决,从高房价到通货膨胀压力,什么也解决不了。

但是在不考虑"根源"的情况下,上调准备金作为缓兵之计,可以让市场流动性暂时不会增加(或减缓),付出的是央行利息上的代价,――>因此削弱了加息的压力。上调准备金,实际上是回避加息,将通货膨胀的压力向后推,期望全球经济走出低谷――>中国是经济危机的发源地,恐怕无望!因此加息恐怕最终难免,结果是大型国企为代表的"资金动物"业绩大减,直到大部分退出社会。

由于中国减息并不能促进消费,通货膨胀也只不过是让国民积金防饥进一步储蓄,(参考80-90年,以及明朝灭亡前的白银储蓄倾向),并不能将国民储蓄迫向消费。增加内需的办法是明确户籍制度所代表的地方利益合理性,以此基础上允许地方完善国民福利,才能一点点地让国民放下积金防饥的大包袱。

因此中国减息实际上是促进了投资欲望,进一步增加"生产-消费"的结构性失衡,加息反而可以通过减小无效生产而减小通胀压力。所以如果从经济角度看,加息最终难免,国企最终要全部玩完,――>恰恰是后者,让决策者难以下手!不信,看看毛左在本博每天的骂贴?毛左剥削阶级特权难舍也

经济学的结论必须加息,而从马列四项原则,则"毛左国企至高无上"死不得,这种中国特色的精神病政治经济学,近期会怎么决策,笔者实在预测不来。尽管有关政策不完全合笔者意,但是笔者基本表示认同。其实笔者是很同情当政者的。不妨看看新浪财经那些写手,可以说99%,不是鼓吹政府干预市场,就是责骂市场中人不够廉洁,这些良心民粹不是文盲就是极左,要么就是别有用心。

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当政府的政策比99% 的良心人士经济学者们,都来得合理时,实在没有理由附和这些王八良心分子,批评只有少数人才理解的"政府缺点"。试想政府真的"完全正确"去做,在这种民粹氛围下,会有什么结果?会有什么下场?这里还没算上毛左呢!

如果以为这些文盲极左是国产货,那就不妨看看朗咸平李敖这些王八分子。可以说,只要朗咸平的那些反市场的言论,有一天不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笔者就一天不会再批评政府了。因为相比这些王八分子,有关政策多少显得是"驼鸟有三条腿"的正确答案(比四条腿要正确嘛)。又如360-腾迅的市场纠纷,王八良心分子吵了一会儿,涉足网站业务的人,估计都知道言论管制又强了多少了。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各种"进步分子"自已检讨一下吧。

言论自由,就不得不面对各色人等的胡说八道,所以笔者既不怪政府,也不怪王八分子;甚至不怪毛左;笔者只会数数,有多少王八,又有多少蠢王九,居然能够王八忽悠了。最终结论还是: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整个社会的舆论都是落后,就不能指望有明智的中央政策的。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