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5日星期四

本*拉登的一生

早在他引爆一系列最终把美国卷入两场持久战的事件之前,以及在美国把捉拿他当作本国外交政策首要目标之前,乌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曾是一个富有的年轻人,他在成长过程中与沙特阿拉伯的政治精英互有往来,他的父亲还曾为恢复伊斯兰教圣地出过力。

那种舒适的生活早已不复存在。54岁的本•拉登周日被美军在巴基斯坦击毙。在他为抗击苏联占领阿富汗而组建了基地组织(al Qaeda)后,他在祖国沙特阿拉伯就成了被社会所遗弃的人。本•拉登在巴基斯坦一座建筑内死于战火前多年,就已经不是基地组织的行动负责人了,而他希望恢复伊斯兰政教合一统治的追求也已变得支离破碎。
不过,通过对“远敌“的成功打击,本•拉登成功定义了美国十年的外交政策。
虽然丧生在基地组织炸弹中的既有穆斯林,也有非穆斯林,但本•拉登却将恐怖行动想象为一种出于信仰的行为。
他曾在1999年向《时代》(Time)杂志的记者说,对美国怀有敌意是一项宗教责任,还把煽动1998年对美国驻坦桑尼亚和肯尼亚大使馆进行炸弹袭击的事揽到自己身上。他说,穆斯林能够终结所谓美国是超级大国这一神话,对此我有信心。
本•拉登在2001年9月完成了对美国发动恐怖袭击的“黑暗杰作”之后不久写信给塔利班(Taliban)领导人奥马尔(Mullah Omar)说,他这种做法是要迫使美国对基地组织的袭击行动做出过度反应,正如上世纪80年代前苏联在阿富汗做出过度反应一样。他在信中说,美国与基地组织之间即将开始的斗争将给美国造成“沉重的长期经济负担,造成经济一进步崩溃”,并最终导致美帝国的萎缩。

早在发动9•11恐怖袭击前几十年,这个原名乌萨马•本•阿瓦德•本•拉登(Osama bin Awad bin Laden)的男子就已完全沉浸在反西方的想法里,一个如此幸运得到了大量物质财富的人会有如此想法可能令人惊讶。本•拉登出生于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在一个富裕而宽松的氛围中长大。那时,他下午的娱乐活动可能包括骑着自己的赛马,而他的母亲则会在晚上穿上香奈儿(Chanel)的礼服。其父亲穆罕默德•本•拉登(Mohammed bin Laden)出生在也门,后来移居至沙特,成为给沙特王室修建宫殿和军事设施的有钱人。如今的沙特本拉登集团(Saudi Binladen Group)是一个大型跨国企业。
穆罕默德•本•拉登还重新装修了麦加和麦地那的清真寺以及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圣地之一、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他有十几个妻子,50多个孩子,据说乌萨马•本•拉登是他第17个孩子。乌萨马10岁时,父亲在一次空难中丧生,据说给乌萨马留下了8,000万美元。
乌萨马的母亲阿利雅•加尼姆(Alia Ghanem)是叙利亚人,在穆罕默德•本•拉登的众多妻子中排名很低。据《纽约客》(New Yorker)杂志2005年的一篇文章说,乌萨马出生后不久,父母就离了婚,母亲改嫁他人,又生了四个孩子,而乌萨马是在母亲的家里跟这些弟妹一同长大的。
本•拉登上的是吉达最有名的私立中学,学校的学生都穿着英式预科生制服,而不是阿拉伯传统服装。同校的还有沙特阿拉伯的王子。课程要求严格,其中包括英语和数学课程,也有宗教课程。少年本•拉登的身材又高又瘦,常常因为高超的头球技术而被选为学校足球队的前锋。有关本•拉登在黎巴嫩和欧洲求学期间饮酒作乐的说法不一定为假,但至少没有得到证实。

本•拉登17岁时娶了一位表亲。他进入吉达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King Abdul Aziz University)学习土木工程,可能是想加入他父亲的公司。但他迷上了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巴勒斯坦成员阿卜杜勒•阿扎姆(Abdullah Azzam)的说教。阿扎姆相信,虔诚的穆斯林应当努力将曾经受过穆斯林统治的所有地方都重新统一起来,实际上也就是恢复七世纪时的“哈里发”统治。后来这种思想成了本•拉登和基地组织的精神指引,本•拉登惋惜失去“安达卢斯”的言论就体现了这一点。安达卢斯指的是穆斯林统治时期的伊比利亚半岛。
这位变得激进的年轻沙特人、非常有钱的二流工科学生,成年时正逢伊斯兰世界处于政治动荡时期。伊朗的一场革命已经推翻了国王的统治,让宗教成为国民生活的中心。与此同时,苏联已经入侵并占领阿富汗,鼓动了很多年轻的逊尼派穆斯林。阿扎姆要求门徒们加入“圣战”组织抵抗苏联入侵。本•拉登后来对一家阿拉伯语报纸说,他当时愤怒不已,立即前往。
起初他发挥的是辅助性作用。他筹集资金并且自己也捐助资金,用于招募抵抗苏联的圣战者、为他们提供财务支持。
报道20世纪80年代初期那场战争的新闻记者们开始听闻一位高大帅气的男子,他穿着阿富汗长袍,但靴子是英国定制的,被称为“沙特王子”和“乐善好施者”。他拜访受伤的战士,用干果和巧克力安慰他们,并给他们的家人送钱。
本•拉登还帮助进口用于挖掘水渠、修建道路的重型建筑装备。后来他就老是夸耀自己的战斗本领,说他的AK-47步枪是从他打死的一名俄国军官尸体上缴获的,也就是资料片里显示他正在开火的那把。
1988年,在苏联人开始撤离已经成为战争泥潭的阿富汗之际,本•拉登和埃及医生、一个激进圣战组织的头目艾曼•扎瓦希里(Ayman el-Zawahiri)一起创建了致力于发动更大规模圣战的基地组织。

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美军急忙为沙特阿拉伯提供保护,基地组织就是在这之后开始行动起来的。本•拉登曾经向沙特阿拉伯提出用圣战者提供帮助,遭到拒绝,后来因其极端观点被逐出沙特。
美国军队驻扎于伊斯兰世界最神圣的地区让本•拉登很不满,于是他开始策划袭击行动。1993年发生在世界贸易中心(World Trade Center)的爆炸案,就是基地组织最早的袭击行动之一。
基地组织在1996年对美国宣战。本•拉登写道,伊斯兰人民觉醒了,意识到他们是犹太复国者-十字军同盟的主要进攻目标。本•拉登和扎瓦希里发布一份宗教法令,将袭击美国人称为“每一个穆斯林可在任何可以履行的国家的个人责任”。
随后在国内外发生了一系列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事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针对纽约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的恐怖袭击。此事令拉登迅速成为全球恐怖主义的代言人。悬赏通缉拉登的奖金最后高达2,500万美元。
后来播出的视频显示,拉登和其助手笑谈9/11恐怖袭击事件,期间拉登还对破坏规模表示出很大的惊异。拉登在视频中说,当人们看到一匹强壮的马和一匹瘦弱的马时,人们自然会喜欢那只强壮的。
六周后,拉登出逃以寻求保护。他和大约1,000名追随者动身前往阿富汗西南部的托拉博拉(Tora Bora)。十年前,在中央情报局的帮助下,人们在这里的群山中开凿了许多长约六英里的洞穴。拉登和大约300名追随者最后成功逃走。他们很可能是顺着当年的走私小道逃出群山并穿过巴基斯坦边境的。

拉登怀疑托拉博拉可能成为自己的坟墓。2001年12月14日,他写下了自己的遗嘱:

请真主作证,对圣战的热爱以及为真主而牺牲的决心已经主宰了我的生命;有关剑的诗篇已经渗透进我心中的每一把剑。

在参议院有关托拉博拉之战的报告中我们看到,拉登因投身圣战而对子女表示道歉。
而拉登从美军特种部队和阿富汗盟军的眼皮底下逃走这一事实曾让美国的决策者非常困扰。接下来的九年里,尽管有高额赏金,但拉登的藏身之处始终是个谜团。多年来,反恐专家一直相信拉登藏匿于巴基斯坦西北部的法外之地。
在911恐怖袭击、美军入侵阿富汗以及拉登逃走之后,拉登对基地组织的个人影响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基地组织的分支附属机构接过了圣战的火炬,基本上靠自己的力量经营。这些分支机构一开始位于北非、随后又拓展到伊拉克、也门和巴基斯坦。拉登则不时通过图像和声音向阿拉伯世界新的媒体渠道透露信息,但是他的信息变得越来越漫无目的。
2003年初,他敦促穆斯林击退美军对伊拉克迫在眉睫的入侵。2004年,他向欧洲国家提出停战建议,条件是这些国家从穆斯林土地上撤军。2005年,他谴责即将进行的伊拉克大选。2009年,他说金融危机彰显了美国的衰落。2010年,他呼吁采取行动对抗气候变化。
2002年英国《卫报》在阿富汗采访了拉登的一位妻子(没有名字,只以代号AS示人),她透露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拉登生活非常节制,只吃面包、酸奶、蜂蜜和椰枣,很少吃肉。AS说拉登仍然参与建筑业,并与阿富汗慈善机构有接触。据AS透露,当塔利班政府关闭了世俗学校之后,拉登出钱聘请家庭教师教孩子英语、阿拉伯语、数学和科学。
据说拉登结过四次婚,最近一次是和一个年轻的也门女孩,他可能有十二个子女。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AS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听到拉登的音讯了。当被问及是否认为她的丈夫已经死亡时,AS回答说,如果拉登遇害,那么全球都会知道。因为拉登的死讯无法隐藏。

 

2011年05月03日16:59

Stephen Miller/Keith Johnson

华尔街日报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