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1日星期一

前中宣部长朱厚泽:胡耀邦被左派保守势力搞掉

思想开明的前中宣部长朱厚泽去世两周年之际,最新一期《炎黄春秋》刊登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回忆中共前改革派中宣部长朱厚泽的文章,披露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下台前被批7天半。文章披露,朱厚泽担任部长以后,试图把中宣部逐渐变成"思想解放部"。但这种努力注定他成为政治舞台上的悲剧角色。朱厚泽曾谈到了这一段经历。

"胡耀邦被计委的人"解决"了"

朱厚泽1985年8月被中央调往北京任中宣部长,接替邓力群,到北京的当晚,即被叫到胡耀邦去北戴河的专列上,去北戴河参加中央办公会议。

工作会议上有两个半天讨论意识形态。在讨论意识形态时,反对自由化的劲头很 大。主持国家计委的姚依林在会上批评:"自由化的根子在经济工作里面。"

从北戴河回北京路上,胡耀邦对田纪云说:"中央两大综合部门,党中央这边是中宣部,国务院那边是国家计委。中宣部这边问题解决了(指把我调来换下了邓力群),你去跟紫阳同志说说,早下决心解决计委的问题。"当时主持国家计委的是姚依林。他们还是按老办法工作,你放权他就收。胡耀邦对计委不满意。两年以后我想起胡耀邦这次谈话时想到:你想解决计委的问题没有实现,你自己反而被计委的人给"解决"了。

朱厚泽说胡耀邦被计委的人"解决"了,是指胡耀邦下台,主持计委工作的人起了重要作用。

1986年政治形势诡谲 改革和反改革力量较量

朱厚泽透露自己上任后,"胡耀邦还让胡启立、王兆国给我带话:"大胆一点,准备个报告提供书记处讨论,我们大家支持你。放手工作嘛!"他希望用新的指导思想写个报告,中央讨论通过后,意识形态方面就会打开新的局 面。当时的情况是,最上一层有老同志;老同志下面是胡、赵;日常工作是书记处,开始是习仲勋,后来是胡启立;在政治局委员中胡乔木分管意识形态;在书记处 中,邓力群分管意识形态;再下面才是我中宣部长。我是第六层,"六层夹塞"。胡耀邦让我把想法摆出来,他在上面支持我放手工作。他太天真了。我不能把我的想法摆出来,一摆就要吵架,他也不可能支持我。如果在中央会上有分歧,我就不能在下面讲我的看法了。"

朱厚泽采取的方法就是,东一个地方讲一点,西一个地方讲一点。用渗透的办法向下面讲他的观点,最后形成了"宽松、 宽容、宽厚"的"三宽"思想。

朱厚泽在政治"夹缝"中努力挤出"三宽",使中国知识份子感到一丝暖意。但很快遭到左派的抵制。邓力群认为:"由于'三宽'方针,导致和鼓励各种错误意见发表。""冒尖人物和冒尖言论纷纷出笼了,乱得不得 了。""三宽"是让"搞自由化的人有宽松。""是让搞自由化的人无所顾忌。"李先念在报纸上看到朱厚泽的"三宽"发火了。乔石得知李先念的态度,急忙对我说:"厚泽,你那个'宽'的文章不要再做了。"

左派挑起"马丁事件" "秦柳方事件"

朱厚泽曾透露:他 1985年8月从贵州到北京,1987年1月底离开中宣部。1986年夏天以后,感到一场斗争不可避免。每到形势宽松时,左派总是要挑起新的事端。"9.18"学潮平息以后形势不错,左派又挑起两件事,一是"马丁事件",一是"秦柳方事件"。

秦柳方是中国社科院的一位老先生,他把经济改革中的一些问题集中起来,说成是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材料送到胡乔木那 里,胡乔木、薄一波批给胡耀邦、赵紫阳。赵紫阳的批示是:"批判经济工作中的自由化要慎重,更重要的是要鼓励探索创新。"胡耀邦批的是:"同意紫阳意见。"他们二人压下来了,没有引起一场大批判。"马丁事件"被新华社的《国际内参》和《经济参考报》炒了一下,也被胡、赵压下来了,没有引起更大的风波。

胡耀邦想搞一个好的意识形态文件,用一个开明的方针来对待意识形态。左派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坚持原来的那一套,并用这个机会整胡耀邦。一讨论就有分歧,一讨论就吵架。最终,精神文明文件翻了盘,十二届六中全会上上陆定一发言引出了邓小平"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还要讲二十年"的那段话。左派因此更得势了。从而形成了胡耀邦下台的背景,有了胡耀邦下台,就有了八九政治风波;有了这场风波就有赵紫阳下台。

1986年邓小平多次提政治体制改革

1986年春天,中央召开8000名干部大会反腐败,涉及胡立教的儿子、胡乔木的儿子、叶飞的女儿。后来抓不下去了。邓小平说,经济体制改革到一定的程度,必须搞政治体制改革。1986年9月到11月,邓多次讲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但在当时的形势下,意识形态怎么搞?比如改革中冒尖的干部就会受到打击。晋江假药案是整项南的。因为项南在福建搞改革很坚决。"林则徐烧鸦片,共产党烧银耳"。假药是银耳做的,不能治病,但无害。用银耳做假药是不好,但打击这么重,闹得省委书记项南下台,是另有目的的。

胡耀邦被批七个半天

1986年12月出现了全国性的学潮。胡耀邦还是想按照1985年处理学潮的办法,即对话、沟通、协商的办法来解决,没有成功,还引起左派不满。1987年1月,通过"生活会"这种方式把胡耀邦赶下了台。

文章称,批评胡耀邦持续了七个半天生活会,生活会后接着开政治局扩大会,邓小平只让通过公报,不让讨论。薄一波主持主持了批评胡耀邦的生活会,地点在中南海怀仁堂。参加会的有二三十人。有中央书记处的人,有几位老同志,还有列席中共中央常委会的人。邓小平并没有参加。第一个发言是余秋里。邓力群一共讲了五六个小时。这两人是重炮。生活会开完了后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时邓小平和陈云都来了,但李先念还是没有来。

会议上,邓小平称:"今天的会,耀邦不便主持,我主持。会议就是通过这个公报,其它事都不谈。"邓说完后,只有宋任穷和胡乔木在文字上提了点不太重要的意见。陈云就讲 了很长的话。陈云讲话时,邓一动不动,两眼平视前方,不看人。陈云讲完了,薄一波用手在邓前面挥了挥,示意陈讲完了。挥了一次,没反应。再挥一次,邓像突然醒来一样,说:"我没听见。"接着又说:"没有意见,举手通过。"通过后就散会。

胡耀邦下台表面上就是这个会,至于背后还有哪些秘密,就不得而知了。

胡耀邦下台后朱厚泽就下台了。朱厚泽离开中宣部以后被安排到全国总工会,担任书记处第一书记兼主持全面工作的副主席。朱厚泽透露,他到全总上任前赵紫阳和他的一次谈话。赵问朱:"如果出现了社会动荡的情况,工人和政府对立,工会站在哪一边?"朱厚泽不假思索 地回答说:"当然站在工人这一边。"赵紫阳满意地说:"这就对了。"一年多以后,出现了北京政治风波,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全国总工会为在天安门广场上绝食的学生捐了10万元。这件事是经倪志福同意的,在清查的时候,朱厚泽承担了全部责任,当然也就离开了全总的领导岗位。

6 条评论: